中国水墨需要当代精神

2015.10.06 返回

——与贾廷峰谈尺度及其他  

  时间:09年9月22日星期二

  地点:北京798太和艺术空间

  徐亮vs贾廷峰

文章来源:《世界艺术》杂志社

 

“品质”是第一位的

    徐:老贾你好,很钦佩你到798开了太和空间,有人说这是逆流而上。

    贾:我从小就喜欢冒险,善于做一些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对我来说,人生的意义就是跨越一个个的山峰……

    徐:不停地翻越,不停地冒险。

    贾:对,体现生命的价值,甚至是挑战极限的价值。

    徐:以前您做媒体做得相当不错,做过拍卖,也做过传统画廊。就目前来说,国画在中国还是比较容易做的一个行业,您却抛弃容易的,捡难的去做。

    贾:实际上做这个行业差不多有十五、六年了。1992年我开始做拍卖,应该算比较早的,安徽第一场拍卖会就是我做的,并在家乡成立了安徽省太和艺术品公司。后来搬到北京,2006年和外交部合作了一个画廊,同时与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合作了一个艺术收藏杂志。多年以来我一直想打造一个健康的艺术产业链。

    徐:对您来说,抛弃了自己的强项,探索一个新的课题,这让人很钦佩。

    贾:做传统画廊确实是我的强项,轻车熟路,但是做了那么多年国画,现在几乎不能给我带来什么乐趣。说心里话,和某些国画家发出碰撞并最终成为朋友的,寥寥无几。也不是说我们的心气有多高,只是我们每天都在不断思考,抛开了艺术品除了具有商业价值以外,是否还能带给大众更多的精神需求?在想艺术品的功能到底是什么?我们从业者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是一些传统的国画家关注更多的只是自己的市场,而缺少了艺术灵魂。

    徐:国画其实有不少是很好的,但大部分都是迎合守旧,或是没有创新。

    贾:无病呻吟就使我们的生命不再新鲜,不好玩了。

    徐:生命不再新鲜,艺术不再创造,似乎都是在无限的重复当中。

    贾:他画出来的画感染不了我,我已经失去了做这个行业的动力。如果不来798,可能就离开这个行当了,我厌倦了,至少798这块地方,对于搞艺术的来说是鲜活的。

    徐:798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实验基地,也是时尚艺术的一个集散地。

贾:对,入驻798,我的空间就要有一个准确的定位,不管是当代还是传统的,“品质”是第一位的,艺术品在我眼里只有优劣之分,拥有中国元素的一些当代经典艺术品我也会去做,当代水墨是我新空间的主要方向。

 

人文精神和人文关怀

徐:听说正在做一个当代水墨的展览?是不是和你过去的水墨情结有关?

    贾:我是有很深水墨情结的人,栗宪庭也是如此,我们都生活在这个国度里,水墨画是我们本土的,是我们民族自身的。这个展览的主题叫“自由的尺度——《中国当代·水墨关怀》名家邀请展”。为什么要提水墨关怀呢?水墨本身是一个载体,在传统圈里水墨作为文人雅士的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但是当下的情况不一样,世界成了地球村了,各种艺术形式都接踵而至。在当下水墨画只有注入了更多的人文关怀,才能焕发新的生命力。

    徐:在这时候做这个展览更有意义。

    贾:只有人文关怀才有价值,一个生活在当代的本土的水墨艺术家,只有注入人文关怀,他的艺术品才能感染人。

    徐:中国传统文人画诞生于宋元,当时人们的生活环境、生活场景适合文人画、水墨画的发展,但是工业革命之后,人们的生活环境、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现代意识诞生。在中国,文人画的情节已经不存在了。这些人再去无病呻吟装模作样地作画,都是虚假的。过去毛主席说国画是逃避的艺术,比如苏轼、八大,他们都是在官场上很失意,逃到一个角落里去作画。

    贾:在一个社会变革的时代,中国水墨艺术家在反传统和西化思潮的影响下,一方面,所谓水墨探索纷纷效仿各种西方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图式;另一方面,传统画家固步自封地留守在宋、元、明、清传统艺术的阴影之下,甘愿堕为“画奴”。西方所谓的中国当代艺术与传统国画艺术呈现泾渭分明、老死不相往来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重新思考:什么是传统?什么是当代?中国本土发生的当代艺术对水墨究竟意味着什么?传统水墨艺术的出路何在?如何挖掘出中国水墨的当代精神?

徐:展览的主题还提出了“自由的尺度”的概念。

贾:是的,水墨艺术“关注当下”是我们的目标,“尺度”是我们的手段和工具。我认为有必要保留传统的一些基本的要素,比如笔墨纸砚、人文精神,比如优秀的技术手段。我们约束材料、工具、艺术的样式,就是要建立一种规范,使艺术家在有效的规范中去进行创作,我认为水墨艺术是在有约束的基础上往前发展的,“尺度”本身也是在不断向前发展变化的。在不同的时期提出新的尺度,在新的尺度下又会产生新的艺术品。我们要用中国人自己的眼睛来确立中国的当代艺术标准。

徐:那您如何看待现在798的很多当代艺术?

贾:我对当代没有传统研究的深,但我个人认为,当代部分政治波普占多数,审美取向受西方一些艺术家甚至艺术思潮的影响很深,并且没有融入自己的特色,我希望看到的是既与国际接轨又有本土特色的,把我们的经典文化传承并予以发展,我会看好这类当代艺术以及艺术家。

 

对人性的深刻挖掘和探索

徐:这确实是存在和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和现象,中国的当代艺术很长时间来都处于“他者”的审美取向下,甚至整个展览结构和模式都是西方的延续,缺少自己的声音和独立性。

贾:所以我在努力推广中国自己的当代艺术,甚至要把当代水墨推向国际市场,这是我们中国画未来走向国际市场的一个闪光点,像徐冰、谷文达都已经很棒了,有国际受众,现在也有很多不错的艺术家,从中国的本土中寻求新意,他们对中国文化都有着一种使命感,这些人都是很可贵、很可爱的,我说中国画未来的希望可能也是在这里,这也是我进军798的一个重要原因所在。

徐:这个理想的实现需要各个方面的配合。

贾:确实如此,推广和教育的功能很重要,我不厌其烦地追问一种价值,因为当代艺术说穿了也是非常小众的,大家玩得很自在,其实很少人会去问,也不懂,中国的老百姓大多数不大懂,很多人持完全批判和否定的态度。认为当代艺术也就是几个人瞎玩,说明我们推广的还不够,这种推广可能是非艺术机构、艺术媒体的一种推广,让更多的人了解艺术,欣赏艺术,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这是很重要的。

    徐:不错,这是一个很长远很深远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您说的人文精神不是过去所谓国画那些独自关照,而是上升到对全世界人类生存状态和对人类未来的关注。

    贾:要有对人性、人的精神的深刻挖掘和探索,我对当代艺术不是很熟悉,但是我感觉到,当代艺术有点乱,我们要树立自己的艺术标准,这个很重要。

    徐:我倒是以为,有乱才有发展的可能性,假如做得很规矩了,一个口号,一个标语,表面上不乱,但是内心深处,人们想乱还不到时候,正是因为那样,才有所谓的“85新潮”。其实艺术发展到现在,没有绝对统一的标准。我觉得水墨艺术就是您现在一定要做的事情,因为它发展了有千年之多,但是由于历史的变革,发展到现在似乎到了一个节点,我认为这个节点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贾:还是需要自身的更新。说心里话,这次展览对我很重要,也是我策展的主要目的。

    徐:其实是您内心的一个理想,也是自己的一个突破。

贾:希望通过这个展览找到一些感觉,挖掘一些真正优秀的当代水墨画家。下一步我还要做实验水墨。

 

中国水墨需要当代精神

    徐:我觉得这是中国现代艺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所以我本人也特别敬佩您做这个展览,一起来参与这个活动。您比较欣赏哪些艺术家?

    贾:我喜欢的有很多,比如田黎明,他很原创,那种独特的切入视角很有当代性。现在他一直在探索新的绘画方式,包括用现代的形式画花鸟;还有李津,他是非常棒的当代艺术家,调侃的笔调很有当代性;姜永安是年轻的艺术家,也是我推荐的,我关注了他10多年,他在中国美院读博士,画得很好,没有被过去的条条框框所约束,表达的是自己的生命轨迹;更难得是上海的陈家泠,深谙传统精髓又兼具当代意味的作品我很喜欢。当然本次展览的画家都很优秀,就不一一列举了。

    徐:陈家泠的画似乎很空灵,很律动。

    贾:前两天和他聊天很痛快,他对美的东西非常敏感,他一直在发现美、创造美;汪伊虹是我发现的一位山西的女画家,非常棒,毕业于中央美院,很低调,后来跑到山西,经常一个人到大山里写生,执著地追求着。这种纯粹的艺术家现在已经很少了。

    徐:通过和您聊,我了解到您对水墨的情结很深,同时,您对这些艺术家的关注还是在内心的层面上。

    贾:当然。

    徐:这个当代色彩,我认为是更外表的,更大众化的。这个大众化是对人类环境的关注,人类社会的关注,我觉得未来的艺术家在这方面有所创新和突破,他才能更具有普世的意义和价值。中国的艺术发展到现在,应该有一个很好的总结,提起当代艺术,大家都认为是从西方过来的,包括艺术形式和感觉,但是有一些成功的艺术家,他们根据本国的国情和思想状况、历史发展脉络创造了一些作品,引起了国际上的影响。我想,下一轮就应该是真正具有中国自己本色的东西(不叫特色,我觉得是本色),本来具有的东西才能有内心的感觉。这是历史的必然,一开始是抄袭,后半段是自己迸发出来的东西。民族在某种意义上讲,是国际化的东西,比如谷文达、徐冰虽然也有一些国外的理念和创作观念,但是他们本身是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结合得很好的艺术家。

    贾:可能因为我是做水墨出身的吧。我有一个大的设想,至于能不能做到还要看各种机缘,这一次的展览是自由的尺度——中国当代·水墨关怀名家邀请展(第一回),我的理想是第二回,第三回……第无数回,把中国的当代水墨画家介绍到世界各地一些大的美术馆和画廊,希望能够做到。准备下一步在伦敦、纽约、巴黎展出我们中国的水墨画。

    徐:在做展览的同时,不断地有新的艺术家加入进来。

    贾:这个名单可以调整。设想一下,我们在世界上很多国家搞中国水墨展,那是很壮观的场面。

徐:我衷心地希望您的这个水墨艺术展取得成功,让国内外了解中国水墨艺术的发展脉络和最新面貌。

贾:谢谢!希望此次展览能给798带来不一样的艺术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