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money,还是要尊严?

2015.10.06 返回

               ——致某些中国画家的一封公开信

文/贾廷峰

 

画家,一个满载了人们敬重与仰慕的称谓。

他们是历史的记录者、思想的启蒙者、文明的传播者、艺术的缔造者。我们曾无数次在《洛神赋》顾盼的婉丽中流连忘返,又折服于《富春山居图》的气象磅礴;曾在蒙克的《呐喊》声中抗拒过绝望和孤独,又于梵高的《向日葵》中求得生命的亮光……这些撼人心魄的力量,皆源自画家永葆本真而执着的艺术追求。

 

近年来,中国书画市场的日益火爆,画家多年的付出终于得到回报,生活状况有了极大的改善。这本是众望所归,皆大欢喜的事情。然而,令人痛惜的是,随着腰包的鼓胀,某些画家的作品却愈加低劣庸俗,灵魂也被金钱腐蚀。喧嚣的艺术市场带给了画家们前所未有的机遇,同时也为他们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在强大的现实功利的诱惑下,他们不再坚守纯洁的艺术阵地,纷纷赤裸裸地投身于功利的大潮中,论斤短两地贩卖自己,他们同时扮演生产者、宣传者、推销者的角色,而将本应放在首位的艺术创作抛之脑后,竞相沦为追逐名利之辈。

 

最近,画家范曾与藏家郭庆祥的官司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郭庆祥指明范曾为牟取暴利而进行流水作业,一时间范曾声名遽降,业内外人士纷纷谴责其缺乏职业道德的行为。且不论范曾的流水作品如何千遍一律,但毕竟数量有限。更有甚者,如西北某一著名人物画家,私下画好多个摹本,套上宣纸描摹,一描就是成百上千张,场面实在壮观。俨然一架快速运转的印刷机器,而这些批量的产品将被画家冠以亲笔签名高价流入市场。若非亲见,我实在难以想象这位曾经的优秀艺术家,在金钱的驱使下已然沦落如斯。

 

眼下,中国书画拍卖场上,也是怪事频发。常常有名不见经传的不入流画家作品成交价逾百万,甚而高达几千万。这个价格连已故的书画大师(林风眠、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都无法与之比肩。从事艺术行业近20年的我自认有点眼力,却实难看出这些作品有盖过大师们的高妙之处。尽管急功近利的画家和拍卖行沆瀣一气,恶意炒作的现象时常出现,但是离谱至此的确少见。真不知这种撕开脸面,抛却尊严的丑态需要何等的一往无前“勇气”?试问百年之后的你们又该以何等面目见九泉之下的大师亡灵?

 

此外,一些画家热衷于钻营权术、谄媚权贵,无所不用其极,以图在体制内混上一官半职,便立马身价倍增。技艺不见长进,作品价格却是过去的数倍。且成名之后,对曾经培植过他们的艺术机构毫无感恩之心,一味地狂妄自大,缺乏对社会的回馈和报答之心,试想想,如果没有这些艺术机构的台前幕后的付出,他们的艺术价值怎能被社会所认可?甚至,若是艺术机构要问其买画,别说便宜一些,连接待的礼数都欠奉。更有甚者,画家公开出卖其代理艺术机构(通过艺术机构结识藏家,私下与藏家对接,低价出售作品并诋毁艺术机构故意哄抬价格)。背信弃义已是屡见不鲜,过河拆桥成为家常便饭,人性堕落到如此地步,实在是令人心寒!

 

艺术品由于其价值巨大,所以致使造假者日益猖獗。而由于国内权威鉴定系统的不完善,久而久之市面上流通的作品真假一般由画家本人或是其后人的判断作为最终凭证。这就为很多传统画家牟取利益提供了便利条件。由于鉴定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很多自己早期的作品或是笔会之类的应酬作品,画家本人会因其艺术价值较低而矢口否认为真迹。我曾亲闻浙江某知名花鸟画家口出狂言:“只要是从我手中买的作品都是真的,只要不是从我手中买的,全部是假的!”多么荒唐霸道的论断,为了垄断市场以牟取暴利竟能泯灭良知,无耻到这种境地,哪里还有一点艺术家的品格?

 

谦者,德之柄也。谦虚,原本是中华民族的的美德。可是时至今日,很多传统画家空会一点传统技法,却毫无传统德馨。几年前,我曾拜访过北京一位著名画家,如今看来,他的目中无人与狂妄程度依然鲜有人及。当时他意气风发地拿出画作,高举于我眼前:“你看看,我画的多棒!绝对是大师水平!当今无人能比!”听到此话,我心里有些发懵:艺术家的水平高下从来都是由批评家、媒体或是欣赏者赞来评判,从未见有画家本人自卖自夸的。他的话倒是令我长了不少见识。随即他告知我其作品价格8万/平尺,但据我了解,他的画作市场价格仅在2000/平尺上下。至此才明白,原来他的豪言壮语只不过是为其作品价格增添筹码而已。还有北京某知名画家,出门随身携带量尺,卖画价格精确到以平方厘米计算,简直和菜市场的小商小贩无异。甚至有的画家还恬不知耻地宣扬:“老子出名,外靠官僚,内靠奸商!”确实,他们也许更适合做一名奸商而非画家!

 

在这种情况下,谁还能保证中国艺术市场红火多久?一年还是半年或是更短?

某些画家们,你是否会在每一个风雨交加的夜被噩梦惊醒?是否会因每一张粗制滥造的作品而心怀愧疚?如果会,那么代表你还有心;如果有心,那么请扪心自问,是否对得起那些曾帮助过你的朋友、老师、艺术机构?是否对得起那些为你的作品支付巨款的藏家?又是否对得起年少拎起画笔时信誓旦旦的承诺?

 

一个人,要认识自己是很不容易的,而要认识自己的弱点和反省自己的阴暗面更加困难。也许需要一些时间和距离去看清现实,才能明白岁月的琢磨中最终将会留下什么,而当眼前的得失伴随历史渐渐远去的时候,可能正好是你有限的良知得以幡然醒悟的时候——那么请远离名利场,不要参与市场的恶炒。为了尊严,请静下心来创作吧!

 

艺术的价值始于艺术家对艺术的真诚和热爱,需要艺术家为其倾注独立意志与精神。若是艺术家连最基本的人格尊严及艺术立场都已丧失,其笔下的作品又何来生命气象和艺术表现力,最终也只能沦为形而下之“技”,成为缺乏灵魂的空洞之物。作为一名从事艺术行业近20年的“老江湖”,我也算是见证和参与了中国书画艺术市场的兴起与发展,也许正是基于长期以来对艺术事业的热爱,所以才会责之切肤,恨之灼骨。原本有很多在我看来是会成长为杰出的画家,他们早年便已展露出较高的艺术天赋,却是在日后的金钱驱使和权利诱惑中最终成为才情平庸的匠人画师。中国传统绘画的日渐式微,除却社会因素以外,画家们自身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真诚地希望这些画家们能重拾尊严,否则艺术必将在腐烂的生命中终结!

 

那么,中国当下艺术的出路何在?笔者在这里不是指出具体方向,而是呼吁摆脱当前的迷局!因为这不仅仅是关乎中国艺术未来的问题,而且也是中国当代文化如何为世界作出贡献的问题!“笔墨当随时代”,伟大的水墨传统如何摆脱程式相袭,模式套路泛滥的恶习,就必须求变创新,不再仅仅是中国文化自身的延续。我们必须在悟透中国文化历史内在转换玄机的同时,还要与西方当代艺术进入精神层面的深入对话,这一次的革新必须打通自身传统,进入世界的格局,这对中国当代艺术家有着全方位的挑战!

你们的尊严是中国艺术的希望,也是大家的荣耀,我们共同期待!

我无意冒犯任何人,望大家切勿对号入座。

 

                                                    2011年8月3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