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战出来的,不是玩票的

2015.10.06 返回

——贾廷峰访谈

(文章来源:《ART概》杂志)

访谈时间:2010年6月24日

访谈地点:798艺术区太和空间

贾廷峰 vs 张敏捷

 

张敏捷:国内的画廊是在九十年代之后才真正的起步,相比西方,你觉得国内的画廊业目前处于怎样的一个情况?

 

贾廷峰:处境比较尴尬,几乎没有什么话语权!与狼共舞,在夹缝中求生存,这就是它的现状。为什么这么说?首先,国内的现行体制对画廊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我们在与狼共舞。这个体制对画廊的生存发展是致命的,国家和地方画院、美协里的官本位画家拿着俸禄吃着皇粮私下里卖画,他们不需要跟任何画廊合作,从来都是自己跟藏家直接打交道,由于他们具备的先天优越条件致使全国各地的藏家可以绕开画廊,轻易找到画家买卖作品,太糟糕。第二,现在的拍卖行充当着画廊的角色,他们从来是拿来主义,摘桃子的,很轻松地就能捞到快钱,尤其是在现在很疯狂的艺术品市场和疯狂的时代。谁还去踏踏实实地为艺术家做事呢?第三,艺术家充当画廊的角色,很多画家非常懂操作买卖,他唯恐你画廊赚钱,我见过很多,他认为中间这个画廊没有价值,直接卖画更省事,在国内一年卖画金额超亿元的画家大有人在,至于拍卖行,一年赚一个亿的那只能算小拍卖行了。但是我敢保证,国内的画廊没有一家能年收入过亿的。这就是中国画廊生存现状,画廊在国内的生存空间太小了,没有超强的能力,真的是死路一条。大家把画廊的作用给低估了,你想中国哪个艺术家,包括世界上的大师不是最早跟画廊合作才起来的。现在这个产业链被破坏得太严重了。

 

张敏捷:画廊如何处理和代理或代销艺术家之间的关系?贵画廊在和艺术家的合作上会采取何种方式?

 

贾廷峰:主要有三种合作方式:独家代理、部分代理和代销。对我来说偏重于独家代理。虽然风险很大,但我愿意这样做。我们签约不会低于三年,一般是五年。对于艺术家创作的题材和数量我也不会去干涉,给他们很大自由创作的空间。我和艺术家的合作是以我们双方的心灵默契为最高标准,所有的合同契约都可以毁掉,但是你的良心、道德标准有时候会更加有力量。当然两者需要结合,艺术家的人品是第一位的。

 

张敏捷:画廊主要通过哪些方式盈利?

 

贾廷峰:主要是展览和卖画。另外,我还有自己的收藏。

 

张敏捷:对于代理的艺术家,画廊会通过哪些渠道来提升作品定价?

 

贾廷峰:这个需要经过时间的检验,我想三年、五年是一个周期,八年、十年是一个周期,有的甚至更长。我们会根据市场反馈的资讯和收藏家接受的程度,一步步的,而不是拔苗助长的进行。我们每年会保证一定数量的销售额,在专业和非专业媒体上露面,展示他们最新的作品,包括展览、画册、参加艺博会,适当的时候,就参加国际和国内的拍卖会等。至于作品的价位,由市场来慢慢检验。

 

张敏捷:主要针对哪些藏家?目前有没有稳定的客户群?是一种什么样的合作方式?

 

贾廷峰:我们一直坚持以学术引导市场,以市场来推动学术的理念。把品牌做好了,商业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一些固定的藏家,相对来说国内的多一点。国外的也有,他们都有较高的文化修养,对中国文化和西方的艺术都有所了解。但就藏家的构成而言,工薪阶层的还是比较少。还有我的买家投机的少,这样有利于艺术品市场良好的发展。

 

张敏捷:您认为画廊在艺术家和藏家之间应该扮演何种角色,在整个艺术品生态链上起什么作用?

 

贾廷峰:画廊应该要起到桥梁和把关的作用,建立一个良好的秩序非常重要。拍卖行的目的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他们不会考虑是否对艺术家有利。而画廊不是,画廊不希望自己代理的艺术家的价格,今天是一万,明天就变成一百万,这是毁灭性的,对画家、画廊、收藏家都不好。而画廊的作用就在于此。

 

张敏捷:如今,随着艺术品市场规模的扩大、外资与机构投资者的介入,贵画廊对于投资资金进入艺术品市场有何看法?画廊应该如何实现和投资领域的跨界合作?

 

贾廷峰:这是一个好事,我们也很期待,但也得看缘分。得看双方的审美理念和投资取向是否一致。

 

张敏捷:您如何看待各大拍卖行的春交情况?拍卖行的成交情况和数据会成为画廊选择作品的标准吗?

 

贾廷峰:一方面我为最近拍卖的火爆而感到欢欣鼓舞,另一方面我觉得很忧虑,因为我感觉他们都在掠夺性地开发资源。你比如说,现在拍卖行的宣传画册我都提不动,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赚钱是一方面,但不能作为终极目标,我们要享受艺术品的乐趣。很多烂画拍卖行没有必要一窝蜂地全上,可以稍微拍少一点,搞精品路线,这样可能成交额会略有下降,这个市场还要可持续性发展,这不应该是我说的话,但真的是这样。我从来不盲目相信拍卖指数,它是千变万化的,有时候很多是人为操纵的。这个社会信息量太大,参照多了会误导你,让你不知所措,我想应该坚持走自己的路,做画廊这一行就把它做好,把这个井挖深,打出水就行了。

 

张敏捷:目前字画造假之风盛行,一些拍卖公司知假拍假。画廊的主要尴尬是画家与买主、拍卖行的私下交易。打乱了整个艺术交易的链条,导致了市场的混乱与泡沫的浮现。你如何看这种现象?对于拍卖行的拍假与假拍,你持何种态度?画廊应该做什么?

 

贾廷峰: 在2007年我主持了一场中博拍卖会,做的很成功,至今让我还引以为豪。那次拍卖会我挑战了现有的拍卖制度和拍卖规则,第一,我保真,用一个担保公司以法律的方式担保所有的当代艺术品是真的;第二,拒绝所有艺术家直接送作品参拍,艺术家必须通过艺术机构送拍;第三,按揭和抵押贷款也是由我率先提出来的。我是从各个方面对收藏家、拍卖行、艺术家和画廊负责。如果藏家发现作品有问题,我们有退货机制,当时我有一个很了不起的措施就是反担保,指的是一张画送拍,卖出去结帐时,如果委托人必须签字担保拍品是真的,不然我是不结帐的。对送拍的作品终身保真,谁敢这样干,中国所有拍卖行也不会费这个劲,他希望赶快卖出去,就永远不负责任了,虽然很累、很难,但是我很愿意做,我毕竟玩了一把,很过瘾。因为我是这么做过来的,其实是我们太缺乏规则。 

对于拍卖行拍假和假拍的现象,我觉得在当下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是一件很自然的现象。他们为了商业的目的是很自然,我想当这个市场逐渐建立秩序、规则以后,这种现象随之会减少,需要过程,但这个过程我希望尽量地缩短。

 

张敏捷:面对以上这种情形,画廊如何做到集约化、规范化、品牌化,您有什么建议?

 

贾廷峰:我想首先不能怨天怨地,还得从自身做起,自身的建设很重要。这样艺术家和藏家才能信任你,得慢慢积累,稳步地做。画廊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开的,做这行真的太难了。门槛很高,一般人还是别进来为好,光有资本没有专业眼光是远远不够的。我曾经想在这方面做很多的工作,但是仅凭我一己之力永远不可能。可有一点我可以做到,我对我们的客户是会很认真推荐作品的。

张敏捷:您觉得打造一个真正一流的画廊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贾廷峰:我想首先要喜欢艺术,对中国的艺术史和当代的艺术家要有所了解,也要了解中国的现状,更关键的是要了解自身,自我的判断,自我的修正,自我的完善等等,这一行不容易,而且需要时间,需要坚韧不拔的毅力和信念,有时候挺难熬的。一年一百多万的投入,没有任何产业支撑,如果画廊不专业,只能是死路一条的,很残酷。概括一句话:做好画廊,需要有雄厚的资本,超强的运作能力和职业精神。

 

张敏捷:作为画廊的负责人,谈谈您个人的优势?

 

贾廷峰:首先我对艺术和做画廊都很有乐趣,我从1992年开始搞拍卖,到1995年在安徽合肥做画廊,1999年成立安徽省太和艺术品有限公司,2003年又做《艺术收藏》杂志,2008年在798成立太和艺术空间至今,我一直在从事这个行业将近有二十年。跌宕起伏经历了很多很多,我是战出来的,不是玩票的,除了艺术我没有任何别的产业。这段经历使我练就了对艺术品及其市场独到的眼光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