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喊了“不能逃票”

2015.10.06 返回

                                                                                   文/贾廷峰

 

文章来源:《财富堂》2013年8月刊杂志专稿

 

   盛夏七月,我率领当代水墨艺术家昆仑子先生、资深艺术神人阿宁先生一行三人浩浩荡荡挺进艺术之都——美丽的海滨城市迈阿密。开始了我们此次惊验、神秘、浪漫而又五彩的艺术之旅。

 

   名为《天籁之音》的昆仑子山水画展在一片欢歌笑语、举杯换盏中如期举行,让人始料不及的昆仑子的作品跟椰风海韵的迈阿密气场极为吻合,不消几日昆仑子作品几乎订购了近一半。

 

   主办方和我们皆大欢喜!展览期间趣事接二连三,本文不表,专表一表我和昆仑子纽约的一小段故事,以飨读者。

 

   话说7月22日上午,纽约街头太阳正毒。应纽约一哥们斌兄盛情,请我和昆仑去Chinatown(中国城)吃广东菜。要知道对我们这俩老外来说每天面对香肠、面包、冰水、牛排,忽然间有中国菜吃可谓是久旱逢甘霖,喜出望外。

 

   朋友把就餐地址发到了我的手机上,同时告诉我领事馆(住处)门口对面公交车坐几站就到了。我和昆仑子就上了车,两个英语加起来说不上几句的“老外”是在没有任何翻译的情形下第一次单独外出。而且居然还敢坐公交!

 

   上车以后我赶紧把手机上发的地址给司机师傅看,他连比带划地说要到Chinatown。可不知道怎样付车费呀,看着他们老美人手拿着一个个卡刷得挺利索,我俩可真干着急没辙。车上根本没有放钱的地方,也没有售票员。我把钱递给司机师傅他连连摇头。你说这可咋办呢?

 

   后来司机指着座位示意我俩坐下,车启动了,车票钱也索性不收了。就这样急出了我一身汗,心里想“书到用时方恨少呀!”早知如此,想当年我拼了命也得把英语给它拿下,至少不会像今天这样尴尬呀,连买个票都费劲。丢人哪!现眼哪!

 

   车在奔驰,看着窗外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川流不息的各种车辆,五颜六色的各色人种真正体会到纽约这国际顶级大都市的繁华!

 

   就这样坐了一站又一站,窗外的风景也不断地在刷新。可是我的内心开始忐忑不安起来,窗外的风景也丝毫提不起我的兴趣。心一个劲地怦怦乱跳,屁股下如坐针毡。各种念头不断向我袭来,万一查票怎么办?怎样解释?都说美国是诚信体系非常健全的国家,我这样做岂不是不诚信吗?本来人家就老说咱们中国人没信仰没诚信?会不会影响我在中国的诚信记录?杂乱念头使我像做贼似的越来越不安…… 

 

   就这样我煎熬了大概五分钟不到,内心深处突然涌现出了一个越来越清晰的形象——上帝! 

 

   “不能逃票啊!”我浑身打了个冷战,甚至灵魂有点被拷问的感觉!于是,我立即拉着昆仑子有点慌不择路地赶紧趁着前面到站时匆匆跳下车厢,脸红而赤。

 

   恰巧有辆出租车驰过来,我挥挥手坐上了车,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找到给钱可以坐的车了!我如释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