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从“赌主席”到“赌博士”的悲哀

2015.10.06 返回

文/贾廷峰

 

 

   青州,作为传统书画的一面旗帜,从上世纪90年代始,已经自发式成规模地组建起画廊集群,优先获得了书画市场的话语权并奠定了其龙头老大的“江湖地位”,于是有了“全国书画看山东,山东书画看青州”的行业俚语。据统计,截止2013年,青州已有700余家画廊,从业人员3000多人,书画创作人员近20000人,青州书画市场交易额在全国中小城市中排名第一。

 

   艺术品有别于一般商品,其价值难以估算,不可量化。在既往经验的分析和总结中,画廊从业人员发现了某种潜在规律:来自体制内(美协、画院、美院)的画家的作品通常比在野画家卖得好;若同属体制内画家,则谁的头衔级别高,谁的作品卖得贵,屡试不爽。在上述“市场真理”的指导下,青州画廊集群逐渐明确经营方向——签约代理体制内画家作品,于是,体制内画家作为一支优质股,在青州备受追捧。同时,青州还组建了各种民间画院、协会,自主为非官方画家加冕,借此获得更大的盈利空间。

 

   随着礼品画市场的成熟,青州画廊在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高头衔画家的作品价格也随之迅速上涨,其代理成本也越来越高,动辄上千万的年度签约费用迫使很多画廊不得不联合坐庄才能承担其重。在画廊盈利速度逐渐跟不上画家涨价速度的情况下,青州画廊主不得不集思广益,再创旷世绝招——“赌主席”!既然现任主席的高额代理费难以承受,那就将目光转向价格还有很大提升空间的下一届“准”主席。我曾亲见,一帮画廊老板,拿着主席候选名单,进行学历、年龄、面相、履历等条件的“专业测评”,一旦确定人选,大家各自拿出几十万不等的资金,合力登门购买这位“准主席”的作品,风险均摊,利益共享。这种博彩的方式,赌错了,无伤大雅,再不济按照原价卖出即可;但真要是赌对了,那就可以坐等收大钱了。据内情,多年来,青州画廊主大部分赌得精准到位,失误的少之又少。

 

   然好景不长,令青州始料未及的是,随着国家新领导班子的确立,“反腐风暴”席卷而至,原本以高端礼品画为主要进项的青州艺术市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2014年,青州的艺术品交易总额较之2013年,缩水了将近一半,大量的画廊的确受到严重冲击,绝大多数“名人字画”折后也鲜有人问津。

 

   经历了大起大落后的青州,显然意识到“赌主席”已经无法实现画廊持续盈利的目的。事实上,在国家机器强力矫正和艺术市场自律规则的影响下,当下的中国艺术市场步入了一个趋于理性的调整期。礼品画的大幅度跳水,一定程度上肃清了从业者的投机行为,并迫使画廊经营方向发生转型。

 

   “学术”,这个看起来就很高大上的单词,似乎成为转型过程中青州画廊集群找到的又一突破点。那么,什么样的作品才是“学术”的?青州给出的答案是——“博士”!于是在前不久的“学术青州”大型论坛中,青州从全国各大美院、艺术研究院等机构邀请了一大批美术博士,组织了号称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的中国画博士论坛之一。这一批会画画的中国画博士——站在中国画“学术金字塔”最顶端的人,俨然成为青州画坛新征程的重要砝码。

 

   但我质疑的是,由青州营造出的“博士=学术”的标准公式是否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么美术批评家、艺术史学家或者是这些博士的博士生导师才应该是艺术大家才对,然而事实上,细数中国历代艺术大家,绝非都是专业的高学历出身。四僧的艺术成就绝非是宫廷四王所比。巨然和齐白石,前者是佛门大和尚,后者是乡野小木匠,但二者都是中国美术史上不可回避的两座高峰。近现代不胜枚举的艺术大师我也没有听说哪一位是博士毕业呀?

 

   简单地将“博士”等同于“学术”,实际上又陷入了“主席”等同于“市场”的误区,实在让人啼笑皆非。或许我是杞人忧天,运作博士绘画也非不可,要知道博士里面也还是有一些画得不错的画家。但真要把所有经营思路盲目建立在博士身上,无疑是冒险的。折腾一圈回来消耗了精力、银子,还有大把的宝贵的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