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众生与自我救赎——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品知识产权论坛发言稿

2015.10.06 返回

由中国日报知识产权周刊、中国日报网知识产权频道和中国知识产权杂志联合举办的“中国当代书画艺术知识产权论坛暨中国当代书画艺术知识产权保护展”于12月13日在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开幕。

论坛以“去伪存真、传承文明、创新发展”为主题,全面阐述当前书画艺术领域的知识产权问题。

 

在上午进行的论坛主题演讲环节,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领导、知识产权法官和业内专家学者,分别就国家有关书画作品保护的政策法规、艺术品侵权的形态、侵权标准的界定、典型案例的法律适用、中国书画艺术持续健康发展的有效路径等问题作了精彩讲解。

 

《艺术收藏》杂志主编贾廷峰出席本次论坛并发表演讲,主题为《信仰的缺失——诚信有代价》。以下为文字实录:

 

贾廷峰:谢谢大家,本来我准备了发言稿,但我是个率性的人,所以索性痛快一点,来个自由发言,也就不带讲演稿了。

 

我从事艺术行业已有20年,这20年来我交了许多的学费,行业内有不少人让我吃过苦头。我是个很单纯的人,在我眼里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真即是真,假便是假。我感到奇怪和想不通的是,很多人并非如此,他们更习惯撒谎和欺骗。可能受老子“道可道,非常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的歪曲理解,利益熏心,故意欺诈,于是非要以白当黑,不辨是非,没有追求真理之心,为此我郁闷了很多年。

 

在传统书画行业里浸淫了20多年,我见惯了太多的蝇营狗苟和鬼蜮伎俩,中国传统书画行业可谓是处处陷阱,人性之丑陋,让人不寒而栗。时时让我有如履薄冰之感。当我愈加深入地了解这一行业,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法则带给我的警觉便愈加深刻。近些年我经常失眠,于是开始在自省中叩问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几十年的奋斗下来,我已吃喝不愁,有车有房,但我还应该有更高的追求,那就是人性的解放和自身的解放。

 

很偶然,通过朋友季澎的介绍,今天有幸来到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品知识产权论坛做发言嘉宾。那我就借助这个平台,把自己的经历作为一个个案来与大家共同探讨如何建立健康的书画艺术品市场发展道路。

 

正式进入艺术行当,应该从92年我主办海口第一个艺术品拍卖会开始算起,其后开画廊、签约艺术家、创办《艺术收藏》杂志、写文章,陆陆续续把艺术这个圈基本上走了个遍,所以我自认为在中国书画界还是有点发言权的。

 

我深知中国书画市场的混乱和病态,也曾目睹太多不知深浅,盲目进入这个领域的收藏家因为买到伪作而不断地交付高昂学费,可谓是前赴后继。由于之前有做拍卖的经验,熟知拍卖行的运作模式,所以在2007年我顶住诸多压力,终于举办了一场至今令我引以为豪的拍卖会,我敢说未来十年之内无人能够超越,这是对中国传统所谓道德的极限挑战。较之其他各大拍卖行,我认为这场拍卖会有几下几点颇具启示意义:

 

一、我找到一家法律担保公司,作为第三方为我担保,担保我的当代所有拍品都是真的,我自己说没有用,拍卖行保证也没有用,以法律合同来约束拍卖行。

二、拒绝艺术家本人不通过艺术机构或代理人直接向拍卖行送拍。杜绝恶意炒作的产生,使拍卖价格更加真实,让市场来决定艺术家作品的价格。

三、对所有参拍的当代作品终身保真(由于历史原因,古代与近代的作品是很难保真的),即和买家签订担保协议,承诺为售出作品终身保真,这样便能让收藏家也让一些喜欢投资收藏的行外人放心大胆地竞买,相应地拍卖行和委托人也会签订反担保协议,即委托人必须对所送拍品承诺终身保真,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委托人对拍卖行负责,而拍卖行对收藏家负责,各以协议为保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在此措施下,赝品假画的流通将会变得寸步难行,市场也会逐渐健康起来。如若在规定时间内,这些当代拍品经过认定(画家本人,行内人的鉴定)为赝品,凭借成交单可以退货,拍卖行退还全额款项。

四、对部分当代艺术品提供按揭购买服务,有些购买力不够支付拍品全额款项但又确实钟爱作品的竞买者,对其提供按揭分期付款的服务,放低收藏家的经济门槛,使更多热爱艺术而购买力不够的潜在收藏家参与进来。按揭服务的开展还能令买家及时收藏其钟意作品,使得艺术品在其手上拥有更长久的升值空间。按揭购买服务对培养真正的收藏家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五、拍品既有无底价的中国美术馆展览过的书法,又有标的一千万以上的力作。这种让各阶层的艺术热爱者都能参与进来,享受艺术品带来的乐趣。

 

当年那场拍卖会拍得非常好,拍卖当天人山人海,而且成交率非常高,其中有一场中国当代画家书法集,成交率百分之百。有很多外行和企业家去买,其实中国喜欢艺术品的人大有人在,他们之所以不买,是因为不会看真假而不敢买。当时有位朋友买完画后对我说:“我不会看,我也不懂真假,但是我相信你老贾,我相信你这一系列措施,足以保证我买不到赝品”。

 

尽管这场拍卖在当时引起了很大轰动,但是很多现实问题随之而来,我是个浪漫且理想主义的人,我和朋友合作的最重要基础必须是志同道合,而由于拍卖产生的巨大效应使得我的合作伙伴没能继续按照这一理念贯彻下去,这也是我没能继续将拍卖进行到底的原因。

 

经过几年的沉淀,我逐渐意识到当年那种“舍己为人,普度众生”的英雄主义是何等幼稚,这种过于理想的抱负诚然可贵,但在当今中国,无异于是在和整个社会对抗,和所有既得利益者对抗,结局惟有失败一途。既然救众不成,那么只好转而渡己。所以09年我进驻到798艺术区,开始了我的自我精神救赎之路,并创办了太和艺术空间。

 

当下中国人缺少契约精神,缺少自律意识,我曾推过很多现在的一线画家,后来都跑了,从刚开始的见面拥抱、称兄道弟到握手到点头到装作陌生人一样不相识,背信弃义已是屡见不鲜,过河拆桥成为家常便饭,人性堕落到如此地步,我感觉很悲凉。因为你的画涨了价,就要翻脸不认人?何必这样呢。所以我现在签约画家,都必须签署严格的合同,然后才敢把主要精力放在推广上,这样我才能感到安心。现在我和没有信仰的人不敢打交道。经过这三年多,我推了几个艺术家,每一个都很成功,因为我有很丰富的经验。接触了很多当代艺术家之后,发现这些人很值得尊敬。他们不像某些传统书画家那样自私狭隘,对于社会和人生充满关爱。

 

我的经历只是一个个案,但我想通过这个个案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人在做,天在看,我还是由衷希望每个从事艺术行业的人,发自内心地有一种道德和精神上的追求,俗语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遵循良知挣钱,哪怕少点,也总比坑蒙拐骗发大财要心安理得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