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行们,请慎用你们的槌子

2015.10.06 返回

文/贾廷峰

 

文章来源:《财富堂》杂志专稿 2013年7月刊 

 

    前些日子整理办公室书籍时,发现诸多印刷精良的拍卖图录我竟不及扫一眼便已然过期,细数不下百本,若作废品卖掉颇为可惜,留下又没时间看还占地,后来索性捐给了栗宪庭图书馆,才得以图个慰藉。

 

    我自认不是怠惰之人,更何况拍卖于我是挣钱的营生。奈何近年的拍卖行胜于雨后春笋,稍不留意便能冒出数十上百家来,纵使赐我一目十行的火眼金睛,也实难博览群“录”。诸多好友因此打趣说,若把每年收到的图录卖作废品,估计也够个人日常开销了,没准还能有富余。

 

    玩笑归玩笑,不过对热爱艺术者而言,我们真是赶上了一个“美好时代”。诸多古代经典名画,近现代大师力作在各大拍卖行的激烈竞争中纷纷浮出水面。你有杨飞云、王沂东、冷军的写实,我就有朱德群、赵无极、吴冠中的抽象;你有米芾、文徵明、仇英的字画,我就有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的遗墨;你要是有宫廷御用青花瓷,我就敢弄出个传国玉玺来。于是乎各种旷世之作就像过江之鲫般漫天飞舞,晃乱了众人眼球。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逐利之争中,各大拍卖行为比拼成交业绩,一味以量取胜,以致从高层到底层,全都累得人仰马翻,某拍行副总曾在打油诗中自噱“点头哈腰就差下跪”,用“掘地三尺”来形容拍卖行的不辞辛劳,毫不为过。

 

    当然,拍卖行的辛苦终究是得到回报的,无数记录的产生并随之不断地被刷新,无不宣告他们在日进斗金,但这种竭泽而渔式的过度开采所造成的弊病,很快从去年的秋拍里显出端倪。熟悉这一行当的人都清楚作为重头戏的春秋拍,春拍只是预热,秋拍才是高潮。反常的是去年秋拍总成交额较之去年春拍大幅度下滑,原因并非去年秋拍的作品质量不高,实为周而复始的一轮轮角逐下,浮于表象的泡沫逐渐被滞后的市场所修正。加上国内外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因此尽管媒体依旧在高唱赞歌,但明眼人已经察觉出那只不过是外强中干的苦撑。

 

    已经嗅到熊市气息的拍行们,此时不但没有金盆洗手,反而上演了一把最后的疯狂。趁市场还没完全崩盘,各种蝇营狗苟驱去复返,大玩噱头哄抬价格,放肆造假拍假滥竽充数。半年之内,诸如“金缕玉衣”、“徐悲鸿伪作”、“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疑似标题党”等事件频频曝光,更是将本已混乱的拍卖市场搅个稀烂。反正拍卖法不保真,管它笔诛口伐,牢牢抓住这块免死金牌填满腰包再说。

 

    拍卖行的疯狂也刺激了无知者的盲从心理,不明就里的藏家顿时热血上涌,在各个拍场之间疲于奔命又“乐此不疲”。身边很多原本身体不错的朋友,硬是在近两年的东奔西突中落下了糖尿病、心脏病、抑郁症。然淘金梦善终的终归是少数,多的是些买十假二的情况,八张真画挣的钱还不够两张假画赔的呢,自认倒霉吧。

 

    想我老贾,投身艺术行当数十载,始终觉得艺术品收藏本该是件轻松而又愉悦的事,不成想此事于当下中国,竟有如此的重荷。或许是拜金时代催生了太多的“伪藏家”,他们或为投机,或为行贿,或为做局,其收藏均基于功利目的,缺少真正意义上的“收藏”——优先考虑个人审美情感,其次才是艺术品的市场价值。而中国艺术品市场在频繁倒手过程中积累出的惊人交易额,也从另一侧面说明中国大多数艺术品只被当做击鼓传花的那朵“花”,真正被收藏的寥寥无几。

 

    数据抹不去真实,想想这些拍卖行和藏家们的那种过度的灭绝式开采,造成征集难、拍卖难、结帐难,大家象陀螺一般深陷其中疯狂运转,只图一时的表面繁荣实则有大的隐患,得不偿失。    

 

    在此老贾真的想奉劝各位,悠着点吧,我们终会老去,何不慢下步伐,静下心来,理性拍卖、绿色拍卖。拍出良心、拍出水平。在领略和享受艺术品带给我们魅力和美感的同时充分体会拍卖带来的乐趣和成为拍卖人的优雅生活方式。

 

最后与大家一起娱乐一下,摘自网上新段子:

 

拍卖人死后

 

    一个拍卖公司业务死后,和上帝见面,上帝认为他太能折腾了,会破坏天堂的安定氛围,于是就把他打入了地狱。刚过了一个星期,阎王就满头大汗找上门来说:“上帝呀,赶紧把他弄走吧”。上帝问:“怎么回事?”,阎王说:“地狱的小鬼们都被他激活了,天天讲收藏,搞征集,策划专场,研究成交率、拜访客户,开发新品种,还要搞夜场!我说话都没人听,他居然还要我拿东西来拍,还说要培养我做拍卖师!说地下工作者也要有艺术修养,提高综合素质,让所有藏家满意,还要跟人间发展鉴赏互动。”上帝大怒道:“让他上天堂,看我怎么收拾他”。

    一个月后……

    阎王遇见上帝,问:“上帝,那个搞拍卖的被您收拾得怎么样了?”上帝停住脚步,回答说:“你犯了三个错误,第一,你应该叫我艺术顾问!第二,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上帝,只有成交率才是上帝!第三,我没有时间和你闲扯,我要去征集了!”

 

    拍行们,请慎用你们的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