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画买成“神经病”

2015.10.06 返回

文/贾廷峰

 

经常在拍卖会预展上,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携带“精密装备”在看画,“望闻问切”个个犹如中医高手。仔细打量一下,他们手持电筒,正面看画面整体气息,反面看是否为印刷品,手摸确定是否有毛笔擦过宣纸的痕迹,是否有印泥拓印的肌理,靠嗅觉来判断作品是否具备同时代的颜料气味及古旧的墨香。买画买到这种境界真是让人啼笑皆非。买家谨慎的背后也透漏出中国艺术品市场赝品充斥,伪作遍布的现状。对很多“久经沙场”的老手而言,眼力的问题在很多时候并不能称其为问题,但是却依然有许多书画行业的老手,正在用一种近乎于苛刻的眼光审视着艺术品市场的每一件作品,其谨慎程度如同“神经病”一般。在艺术品市场呈下滑趋势的今天,人们对艺术品投资的热情正伴随着造假技术的日趋精密而逐渐冷却,多少人因此伤财又伤心!   

        

最近我曾找过两位一线画家鉴定自己的作品,他们居然反复研究了近半个小时,才战战兢兢最终定为赝品。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每一张作品都如画家自己的孩子一样,这些伪作的高度仿真几乎让原作的亲生父母都难辨真假,可见当下的造假技术精密到了何等境界!随着科技的革新,原创艺术作品的灭顶之灾也由此而来,如今高达几亿像素的高清宣纸印刷后又填墨制作出的作品,其仿真度令多少行家里手纷纷打眼!我想当艺术家面对如此高超的造假技术时也只能内心默默哀叹:高科技带来的精度复印原本是为了方便临摹学习参考之用,不成想给造假者留下可乘之机。试问这些艺术家百年之后,还有谁有能力为其作品鉴定?

 

我们不禁要想,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伴随着改革开放已经经历了30多年,艺术品市场还这么混乱,又是为何?其实很多时候答案就在我们心中。拍卖法的纰漏之处为什么不修改?这是一张多么堂而皇之的贩售假画的保护伞!诚然,当一件作品传承有序,著录有序的时候,我们便可以正大光明的标出其作者、出处、价格。但是对待一些古代和近现代的书画作品,往往连国宝级鉴定大师都可能会有不同的鉴定结论。那么对待一些有争议的拍品时,拍卖行为什么不能著明此类作品为(款)呢?此外,对那些没有业务能力的,知假拍假的拍卖行,为什么不能号召广大媒体与社会舆论进行监督与举报?为什么不能用法律手段来加以制裁?对那些真伪难辨的艺术品官司,为什么司法鉴定部门不能提供技术支持?有条件的拍卖行为什么不能实行终生负责制?为什么不能为竞买人提供真伪担保?为什么不能要求委托人对其提供拍品担负真伪责任?伴随而来的是为什么不能有相应的索赔机制?或者尝试建立一种有法律效应的鉴定机构,整合专业的书画研究者,建立一个权威的机构来提供一种专业鉴定的保障。

 

从画家的角度来说,市场流通性较好的画家,通常其伪作也风行于世,画家其实与买家一样,同样是受害者、也同样无奈。但是这种情况也是可以主动改善的,如画家王明明在这方面就作出了很有价值的积极尝试,通过与艺术机构的合作,保证其每一张作品都有画家本人的亲笔签名和鉴定证书。这就如同为每一张作品都准备了真实有效的出生证,从而从根源上保证了每张作品都是真品。再或者画家每年出一本作品集,集子里囊括了一段时间内所有的作品。买家购买时便有据可查,这也能从根本上降低了买家买到伪作的可能性。

 

有人说,造假者也要吃饭,也对GDP增长有贡献,也帮助政府解决就业问题。这种本末倒置的观点是极为不负责任的,如果一个社会的发展要以毁坏人文环境、道德底线、经济秩序为代价,带来的恶果是几代人也偿还不了的。有的造假者说,我造假也是社会的需求——有人送礼就专门用假画。如果大家都按照社会规则来依法办事,还需要给官员送礼吗?假画还会被需求?窥一斑而知全豹,艺术品行业虽小,但是却能够折射出一个国家的人文环境和文化状态。艺术行业里的种种乱象一日不除,人心就会因逐利而扭曲。我们就会看到更多买画的人,买画买成“神经病”。

 

当然,随着艺术市场一天一天的成熟,我们也欣喜地看到,藏家水准越来越高,眼力越来越犀利;一些有实力的艺术机构杜绝兜售假画;拍卖行为了品牌的持久,也会精心挑选一些艺术真品迎合新老客户的需求;同时一些艺术家也开始与艺术机构合作,安心画画,这些都是好的迹象。当一切都有了秩序,人人都捡起道德,我们这个古老文明的国度也能重拾尊严了。

 

要知道的是,艺术品本来是给人带来审美愉悦的精神产品,当这种精神产品在赝品横行的冲击下给你带来的却是困扰和痛苦的时候,其原本被赋予的艺术价值便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