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拍卖,快乐收藏!

2015.10.06 返回

文/贾廷峰

 

 

几日前整理办公室的书籍时,发现很多印刷精良的拍卖图录我竟不及扫过一眼,便已然过期。细细数来,不下百本。要作废品卖掉吧,又颇为心疼,留下又没时间细看还总占地方,后来索性一并捐给了栗宪庭图书馆,才得以图个慰藉不至于糟蹋了东西。

 

我自认不是懈怠之人,更何况拍卖于我,是个挣钱的营生。奈何近年的拍卖行胜于雨后春笋,稍不留意便能多出个数十上百家来,纵使赐我一目十行的火眼金睛,再借我双一日千里的飞毛腿,也实难博览群“录”,阅尽千“行”。诸多好友也是经常拿此事打趣,说要是把每年收到的图录卖作废品,估计也够个人日常开销了,没准还能有富余。由此可见,拍卖之于藏家,大有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的味道。

 

对于热爱艺术的人而言,我们赶上了一个“美好时代”。诸多古代经典名画,近现代大师力作在各大拍卖行的激烈竞争中纷纷浮出水面。你有杨飞云、王沂东、冷军的写实,我就有朱德群、赵无极、吴冠中的抽象;你有米芾、文徵明、仇英的字画,我就有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的遗墨;你要是有宫廷御用青花瓷器,我就敢弄出个传国玉玺。于是一时间各种旷世之作就像廉价的白菜般漫天飞舞,走马观灯似的恍花了众人眼球。在这场轰轰烈烈的逐利之争中,我想用“掘地三尺”来形容各大拍卖行的辛苦劳作毫不为过。各大拍卖行为了比拼成交业绩,便一味以量取胜,从高层到下属,全都累得个人仰马翻,征集的作品却是大杂烩,毫无章法可言。国内除了保利、嘉德、匡时、荣宝、瀚海等几家有实力的综合拍卖行,我建议其他的拍卖行应抓住特点发展自己的优势和专长,在擅长的领域中做到细致和专业,这样利于形成国内拍卖系统的优势梳理,从而使得拍卖行卖的开心,藏家买的舒心。

 

拍卖行的辛苦终究是得到了回报,无数数据和记录的产生,并随之不断地被改写与刷新无不宣告着他们将日进斗金。但这种竭泽而渔式的过度开采所造成的弊病很快便显端倪。从今年的秋拍就能看出一二,众所周知春秋大拍是各大拍卖行的重头戏,特别是秋拍更是重中之重,熟悉这一行当的人都知道春拍只是预热,秋拍才是高潮(从往年的春秋拍卖成交额对比便能得出这点),反常的是今年的秋拍明显降温急转直下,总成交额较之春秋均有大幅度下滑。并非秋拍的作品质量不高,而是在周而复始的一轮轮的角逐中,浮于表象的泡沫逐渐被滞后的市场规律所修正,供求关系也逐步趋于稳定和饱和,加上目前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尽管媒体依旧在高呼形势一片大好,但明眼人都察觉出了那只不过是外强中干的苦撑。

 

既然已经嗅到了危险的味道,那么索性来一把临死前的疯狂。于是趁着市场还没有完全崩盘之前,各种蝇营狗苟驱去复返。大玩噱头哄抬价格,放肆造假拍假滥竽充数。半年之内,诸如“金缕玉衣”、“徐悲鸿伪作”、“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疑似标题党”等事件的频频曝光,更是将本已混乱的拍卖市场搅个稀烂。反正拍卖法不保真,拍卖行自不会错失良机,管它笔诛口伐,我先牢牢抓住这块免死金牌填满自个腰包再说。

 

拍卖行的疯狂刺激了无知者的盲从心理,不明就里的藏家顿时热血上涌,似乎眼前铺满了金光大道,于是往来于五湖四海各个拍场之间,疲于奔命又乐此不疲。身边很多原本身体不错的朋友,便是在近两年的东奔西突中落下了糖尿病、心脏病、抑郁症。且淘金梦也不尽人意,多是些买十假二的情况,八张真画挣的钱还不够两张假画赔的呢。回头还得自认倒霉,打掉牙和血吞。

 

正是中国艺术法规的不健全和藏家的不纯粹投机心态培育出了滋生艺术市场病菌的沃土。艺术品拍卖行在中国的兴起不过是近十多年来的事情,但其发展速度之迅猛实在令人乍舌,美国权威艺术网站Artprice曾于2010年宣布一份调查报告:“过去十年,中国从艺术品拍卖市场第九名跃升至2010年的第一名,超过了英国和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来源:广州日报)如果把英美数十年的稳打稳扎比作中年健将,中国的艺术品拍卖行更像是被注射了兴奋剂的浮夸青年。尽管博得了人前的光鲜亮丽,但刺激过度所留下的身体隐患将如影随形,岌岌可危。法律漏洞造成的虚假繁荣和诚信道德如何建设的话题又不得不被重新拾起,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便是不断地在鲜花和自残的怪圈中周而复始地摧毁和糟践着自己。

 

艺术品的收藏与投资本该是愉悦而轻松的高端享受,不成想于当下中国,竟是如此的不堪重负和疲于奔波,况且愈是拍卖行和藏家的不辞劳苦,愈是在中国艺术市场的伤口上撒盐。过度的灭绝式开采只能图得一时的繁荣,但在这一过程中,代价将是道德信仰的沦陷,国粹的流失,民众的被愚弄,实是得不偿失。

 

在当下全民逐利的拜金时代,中国有太多的“伪藏家”,他们或为投机者,或为行贿者,或为做局者,其所有的收藏艺术品行为均基于其他现实功利目的为前提而实施,反之却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终极藏家”——优先考虑个人审美情感为收藏行为的动力基础,其次才是艺术品的市场价值。中国的艺术品交易额居于全球首位的“傲人”成绩一方面来自于国内艺术品的流通频率,同一件作品重复出现于各个拍卖行,在不断地倒手过程中累计出这惊人的交易总额,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中国大多数的艺术品仍旧在市场中寻求新的买主,而真正被收藏的寥寥无几。

 

数据不能代表真实,惟有在健全的法制前提下,提升全民的美育基础,从根本上培育出本土的收藏群体,中国的艺术品交易市场才不至于犹如无根之萍,只是镜花水月般的浮华。

 

新年伊始,哥们,悠着点吧,我们不能永远年轻,也终会渐渐老去,所以何不慢下步伐,将每一步走的更加夯实,更加厚重些,放缓匆匆的征程,静下心来欣赏艺术品带来的文明成果和审美乐趣,充分领略艺术品给人们带来的愉悦和美感, 让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绿色拍卖,快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