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的重建不等于价值观的重建

2015.10.06 返回

798作为当代中国领军的艺术区,其最重要的文化价值正在日益消减,艺术的纯粹在外来商业资本的冲击下支离破碎。短短两年之内,海莱走了,大象走了,安妮走了,摄影公社走了,NIKE走了,泰康走了,第五元素走了,3818库走了……就连中国当代艺术领跑者尤伦斯男爵也在不久前宣布撤离了。其中有因经营不善倒闭的,有因不堪房租重负被迫撤离的,有因调整市场策略选择退出的,有因内部分裂不欢而散的,也有因大捞特捞后携重金华丽转身的……在这些正在被遗忘却尚未遗忘的印象中,一股沉重的悲怆感由朦胧化为清晰,众位或苦情或潇洒的背影似乎都在陈述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不再火爆了……

同样,两年之内,白盒子来了,赵绪成来了,索卡来了,集美来了,第零来了,百雅轩来了,地标来了……与上述撤离者各有苦衷不同,他们大多怀揣希望而来,试图在798这块中国当代艺术前沿阵地站稳脚跟。不管是逆流而上还是随潮跟风,都有一份积极的锐意进取,不管是稳打稳扎还是投机钻营,都从实际行动上予以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坚定的信心。

建筑的拆建无关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雄起或萎困,园区内每一栋楼宇的悄然倒下和每一处空间的轰隆耸立不单表明一次失败或成功的尝试,还意味着一次资源的浪费和一次房租的上涨。798似乎在无形中受控于一双操盘手,通过此种独特“优胜劣汰”的方式为某些个体或团队牟取和掌控利益,得到利益的是建筑队,是那些倒卖空间的人,而798的内在价值并未在每次建筑的轮翻拆建中重建。

时至今日,当我真正扎根为798艺术阵地并成为这许多中的一员,终于意识到是该反躬自省的时候了。

尽管798一度被各大媒体及权威机构誉为中国最具规模和水准的国际当代艺术区,但较之国外的著名艺术区,其存在的致命硬伤委实不容忽视。从本世纪初来自北京周边及以外的艺术家集聚798厂开始,10年内不间断拆迁与重建,已不单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这种不安定很大程度上映照了整个798在宏观存在价值的取舍上出现了偏差。这种偏差是由于艺术区的整体性无法真正独立起来,上百家画廊表面上都在为当代艺术添砖加瓦,实则各自为战,一盘散沙。一种只属于798而存在的、关乎这片区域整体性的独立价值判断体系没有被建构起来,正如没有将领的部队,士兵越多,战斗力越弱。楼宇坍塌了,重建指日可待,若是价值观坍塌了,待到何时才能得以重建?

不单是艺术家需要有接纳一切的勇气,同时也要求画廊从业者具备开诚布公的博大胸襟。“同行是冤家”的忌讳,实则是造成如今举步维艰局面的罪魁祸首。在各种操控下种成长起来的畸形中国艺术市场,原本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业所占领的市场份额已严重缩水,面临严峻危机,倘若还是无法摒弃门户之见而选择固步自封,那么黯然离去必将成为从业者的宿命。

在周遭虎视眈眈伺机夺食中,798的这些个体无疑是弱小者,没有政府青睐,没有基金会扶持,而伴随着798艺术区名声日盛的同时是寸土寸金的房租愈涨,不堪重负的艺术机构和空间被携重金前来捞油的纯商业店铺吞噬。

798只有整体的“坚守”,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向上觉醒。

要求艺术的纯粹并非排斥市场,具有专业学术水准的艺术品同样会通过市场的检验得到认可。作品的媚俗很可怕,更为可怕的是人格上的媚俗。动机性地迎合大众以达目的是798所有从业者不能回避的弱点,投机式的赢利终究不能长久,而真正值得尊重和珍视的艺术家及作品将在这一过程中被淡忘与掩埋。 

还能记起2009年《艺术财经》杂志与BMW联合发布“中国当代艺术权力榜”的关键词为“坚守”。这两个字听起来有些悲壮,但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道路上这种精神正是极度匮乏的。如今的798迫切需要坚守精神,于坚守中拨乱反正,在坚守中见独立人格。以一及百,798只有整体的坚守,坚守作为艺术从业者评判艺术的价值观,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向上觉醒。待到彼时,拆与不拆、建或不建都将不再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