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廷峰:画廊的使命是发掘和扶持

2015.10.06 返回

贾廷峰,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艺术收藏》杂志主编,书画经纪人、自由撰稿人、艺术策展人。

本报记者 冯智军

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机蔓延,艺术市场一片萧条的时候,贾廷峰走进了798艺术区,开办了当时艺术区里的第一家水墨画廊:太和艺术空间。5年过去了,这个在艺术市场里走过20年的从业者,用时间证明了他的选择,用市场检验了他的眼力。

在这个充满墨香的空间,聊起从去年兴起的新水墨热,贾廷峰反而冷静的看到:“我有一点担忧,再好的事情,这样弄也会搞砸的。而且新水墨这个词,包括新文人画,我都反对。艺术很难用新旧衡量,只有好坏和品质的高低。没有文化含量和技术含量,这个新没有价值,就是一个商业炒作的噱头。还是回归到艺术的本真最好,这样才能经久不衰。”贾廷峰用“当代水墨”这个概念来代表他的判断和立场,代指当代的、有当下人文情怀和关爱的一种艺术语言形式。

一直致力于当代水墨推广的贾廷峰,最近新动作不断,已经有了一系列的计划。如准备推出他的首本个人文集,将他的藏品和近年来的评论文章结集出版,名称初定为《艺术推手》。其画廊的新网站“太和艺术网”也即将改版上线,其中将开设一个栏目“太和门诊”,要给当代的艺术市场及部分画家把脉问诊。“什么时间我的画廊不开了,我就行走江湖开门诊,连药箱都不要。”贾廷峰笑着说。

此外,在画廊的发展上,贾廷峰还准备将其推广到全国各地的景区,打造一个行走在山川之间的画廊和系列展览。贾廷峰介绍,“今年六月份将首先在广西阳朔开展,然后陆续到黄山、九华山、白马寺等地展出,在最优美的环境下看艺术,改变人们对艺术和展览的固有认识,让艺术回归生活与自然”。

今年的太和艺术空间在798艺术区展览依然持续不断,三月份艺术家衲子的个展已经是第三次了,展览刚开幕80%的作品就已经被预订,他是贾廷峰交往了10年的朋友,也是贾廷峰持续推广了10年的艺术家。谈起画廊经营与艺术家的选择,贾廷峰颇有心得:“发现正确的事情,值得做的事情,坚持不懈地做,这是我的经验。”

美术文化周刊:你2009年选择到798艺术区开办太和艺术空间,对画廊的定位是什么,为什么选择那个艺术市场萧条的时间?

贾廷峰:2009年我来798时,正是金融危机比较严重的时候,而且这里没有一家水墨画廊。我们的油画、雕塑、影像、装置等艺术体系是克隆西方的,话语权在西方人手里,虽然不乏有优秀的艺术家,但整体来说,我们只是学了一点皮毛,就去与西方对话是不够资格的,但水墨可以。当时我就想,在中国的土地上,一个当代艺术区不应该有水墨艺术的缺席。

2009年时,当代水墨没有人关注,我投入了几百万坚持了两三年。当时很可怕,连个看的人都没有。现在大家一窝蜂的搞当代水墨、新水墨,他们不知道我们那时候多么孤独。

我们那时就煎熬着不求回报的一个劲做展览,但恰恰是那个时候的展览作品,到今天是数倍的回报。比如李津,当时做展览没有人买,我自己全买了,三年时间,他的作品价格翻了8倍。所以做事情,不要想着投机,往往上天还不会亏待你。

美术文化周刊:通过几年的运营,你通过太和艺术空间要推出什么样的艺术,对画廊合作艺术家的选择标准是什么?

贾廷峰:我一直推崇不此不彼。即传统中生发出来的,本土、当代、新鲜的艺术,一定要有民族的根,这非常重要。

既要有中国文化的根性,又要容纳、借鉴世界各地的文明艺术成果;然后具有当下的人文关怀,还要有自己原创的艺术语言、风格。这是我一直坚持的四个缺一不可的选择艺术家标准。

我一方面做给我们同胞看,一方面做给国外人看当代中国的艺术风格、面貌。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但我们也要展现当代艺术家的风采,他们给这个世界,给艺术留下了什么,这更重要。而且我不赞成传统这一关还没有过,就开始搞创新,创新一定是在传承传统的基础之上的。

我做每个展览都要经过深思熟虑,有时考察一个艺术家考察好多年,看他的变化、走向,看有没有发展、创新。不是你随便搞个花样,我就去推,那样我对不起的我的客户。包括正在展出的衲子,我关注了10年,他有非常厉害的传统功底,构图、落款又非常现代。他的画没有炫技,很安静,也不是老一套的师古、泥古,完全是当代人的感受。

美术文化周刊:你的画廊推出的往往是一些前期不太为人所熟知的艺术家,虽然今天的市场已经证明了你的选择,但当初为什么不选择一些已经知名的艺术家?

贾廷峰:很多人不了解,也不明白我在做什么,其实画廊的使命就是要发现、挖掘被大家忽略的人。往往这个时代最好的艺术家,太默默无闻了,只知道埋头做艺术,他没有钱做宣传,甚至可能一辈子都没有露脸的机会,我们要给他们这个机会,不然这个社会就太不公平了。

现在艺术市场喜欢跟风,谁的名气大谁的价格就高,这完全是误导收藏家和消费者,而且某些过于热衷炒作的艺术家,在艺术中也经不起时间的检验。谁的好卖就卖谁的作品,那不是画廊,而是画店。画廊肩负着发现和挖掘优秀艺术家的使命,这是画廊的艺术立场,更是一种文化担当。

我去年在美国做的自由的尺度当代水墨展,百分之八九十的参展画家是体制外的。国外的收藏家,不看这个画家是不是体制内的,更不是看名头,他看的是作品,关心的是艺术本身。这方面媒体也需要正确引导。

美术文化周刊:在画廊的经营中,有一个问题是诚信问题的缺失,你怎么来维护与艺术家良好的合作关系?

贾廷峰:这个问题,也是困扰我多年的问题。中国的大环境,不适合画廊的生长,何况发展?现在都比较浮躁、急功近利,很多人没有信仰,没有道德追求,更没有底线,就很容易不择手段。这个时候,往往就是考验人的时候,既考验画廊,也考验艺术家。

对画廊而言,当你很敬业、很执着,工作做的很扎实、很到位,艺术家好意思走吗?他走了还有这么好的平台来为他服务吗?所以我合作过的艺术家,有的人走了过几年又回头,但我可能就不会再同他合作了。

在国外,最有成就的艺术家才让人代理,只有二三流的艺术家,没有地位、艺术成就不行的人,才自己上街头卖画,那是很丢脸的事情。在中国很多画家自己运作市场,这就不对了。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艺术家做好创作,我们做市场运作,这就是分工。社会越发达,越先进,分工越细。

而且我们有一整套体系运作,包括出版、展览、拍卖、写文章等,打理的井井有条,每年还给艺术家生活费用。当然我们自身也要不断进步,不然也会被淘汰,还是把自己的功课做足,不断进步。另外艺术家的创作如果跟不上,也会被淘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美术文化周刊:你认为中国的画廊运营,目前比较欠缺的是什么?

贾廷峰:欠缺的很多,第一个就是对艺术史的真正认识不够。包括画家、画廊、收藏家和从业者,大家都在一窝蜂的去投机、赚钱。赚钱没有错,但你要真正了解艺术市场,了解艺术脉络的走向,这方面在中国同空白页差不多。功课做的很差,这是个致命的问题,大家都在追求利益,忽略了精神,艺术品最终极的是一种精神,一种心灵的折射。

中国的画廊特别弱,与自身的修为、知识的积累不强有关系。借用习主席的一句话:“打铁还要自身硬”,自身不行,画家会抛弃你,藏家也会不信任你。和我一块来798的,一半以上的都跑了,如果我是藏家,我也害怕。所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牵扯到藏家的心,也牵扯到艺术家的创作,我们要给他们信心。虽然中国的艺术市场生态很差,但越是这样,我们的坚持就越有意义。有时我也会走歪,时时警醒自己,不断把自己拉回来,不断修正。

所以正确的引导很重要,中国的画廊也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可能会在这个世纪,出现中国本土的真正大画廊。

美术文化周刊:你在经营画廊的同时,也有着自己的收藏,对于艺术品收藏,你对藏家有什么样的忠告?

贾廷峰:收藏艺术,我想不外乎几个标准。一个是站在历史的角度,宏观的看当下的艺术家;另外要站在学术的立场,看作品的艺术价值;还要根据自己的状况量身定做,不要盲目跟风,更不要轻易投机。

投机者,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很多。而且一味的投机,很容易被市场捆绑,这样就没有了收藏的乐趣,天天被市场搞的心慌,忽略了艺术的审美,忽略了生活品质的提高,得不偿失。倒不如静下来,好好的翻翻中国美术史,看看中国艺术从近现代到当代发展的脉络,多看一些好的艺术作品,学习什么样的作品具备收藏价值。

我做每个展览都要经过深思熟虑,有时考察一个艺术家考察好多年,看他的变化、走向,看有没有发展、创新,还要考核他的人品、学识。不是你随便搞个花样,我就去推,那样我对不起的我的藏家。我见过太多这样的教训,所以我不会轻易推荐一个作品让藏家去收藏。

美术文化周刊:20多年来,你做过杂志、拍卖、画廊,亲历了这些年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你认为发生着什么样的变化?

贾廷峰:翻天覆地!从一开始的萌芽状态,到发展,到迅猛发展,到无比混乱,到现在的不断纠正错误、回归理性状态,就是不断地在反复折腾。就是在这个折腾的过程中,逐渐的往规范化发展。另外我们艺术方面的法制法规太不健全了,包括拍卖法、画廊业的政策、艺术品税收等,存在着很多漏洞和问题,这样给人太多的空子,这是很糟糕的。

过去大多数人认为收藏是投资,甚至是投机,而不是欣赏、消费,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消费艺术品了。物质上的富足之后,自然就会关照精神生活,现在正在这个过程中。我对未来还是很有信心,只是大家要齐心协力。(,)不要老是折腾,折腾不起。

现在很多画家舍本逐末,被市场捆绑,不好好画画,一味追逐名利,非常可惜。最近我在写一篇文章,就是《水墨与江湖》,很多画家现在变成江湖术士了,原本一些有艺术追求的人也堕落了,让人看的很痛心。中国画论尺卖本身非常糟糕,而且有的甚至论寸卖,让我很反感。这是很没有尊严的,很容易就会想着这一笔下去5万,一笔下去10万,而不想创新了,作品也没了灵魂。太和的展览在中国可能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个,从不论尺卖画,尺寸只是一个相对参照的标准,艺术品的艺术价值才是最终的衡量标准。

艺术市场的生态,需要大家共同维护,唯有人人洁身自好,生态才会逐渐健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