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苍茫气自豪——何水法先生花鸟画艺术浅谈

2015.10.06 返回

文/贾廷峰

 

水法先生放笔直取、多重生发的痛快、旷达、明丽清新、生动鲜活、热情绚烂,他用那饱蘸激情的、灵性的、人格化的笔触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幅美妙的华彩乐章,使人们不自觉地感到生命是如此的美丽…… 

今年8月初,赴杭州,有机会拜访何水法先生。水法先生热情好客,我们几位朋友兴致勃勃地欣赏了他的画,《连翘满枝万朵春》、《翠叶纷披花满枝》、《凤尾竹》、《春风吹香》、《一串红》、《一树独先天下春》、《野色浮天外》、《丰色夺情霞》、《莲塘清露》、《泼彩牡丹》……这些作品大气磅薄、明丽清新、生动鲜活,画家截取大自然的片段,几经剪裁而入构图,令人耳目一新。譬如一幅《一串红》被画家处理为密集成片的景致,火红的耀眼,宛如一片火花,间以墨线的枝条穿插,色墨的对比产生了强烈的张力与欣欣向荣、生机盎然的审美效果,水法先生这些作品,别开生面,别具神韵,独领风骚,就形式、笔墨而言,其开拓创新精神令人惊叹!得到老一辈画家的赞许和当代画坛的广泛关注。

水法先生是学者型的画家。1946年8月生于杭州,他是1978年国家招收的首批研究生,在陆抑非、诸乐三、吴茀之名师的指导下研究写意花鸟。在此之前,他工笔花鸟画已具相当实力,他从16岁开始临宋人花鸟,深得宋画之精髓,写一手地道的瘦金书。早年苦修,对他后期“从心所欲”大有裨益。数十年来,他坚持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大自然的陶冶和美术界百花竞放的喜人局面,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一幅幅动人心魄的作品脱颖而出。《凌寒怒放》、《春菜图》、《翠蔓凌霄》,此三幅作品分别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第七、八届全国美展;《一串红》、《迎春》分别入选全国第一、二届花鸟画展;1993年,他曾作为杰出人士应邀访问台湾,开展学术交流,被台湾誉为“中国现代国家级书画大师”,不久,又被美国科学技术人类协会,视觉艺术国际理事会授予“中国画大师”称号。他的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画研究院、中南海紫光阁、毛主席纪念堂及海外著名博物馆、美术馆收藏。我们欣喜地看到了一个艺术上走向成熟、风格上独树一帜的水法巍然屹立于中国画坛。


何水法作品中,点、线、面笔墨与色彩的瞬间生发几乎是不可捉摸的。传统绘画中的那些对立统一的东西在他的作品中似乎都已经异位或重组,而变成另外一种东西,却无不洋溢着他深厚的传统功底,可是,你却很难用一种秩序化了的思维观感去解剖他那些出奇不意和饱蘸激情的、灵性化和人格化了的语言符号。我更在意的是他作品中的虚处文章,即空白中的不白和那反虚为实、笔未到意到且言之有物、激情叠起的诗境,这是他作品中最耐人琢磨的“画眼” 。内参外顾,寻根探源大概只能归于他的画外功夫。何水法作品的机智和滂沱还在于他多表现为一种随意而安,放笔直下,多重生发的痛快和利落、旷达与辽阔,表现的一类,既有笔墨的内在张力,又注重唯美,精致耐看。他的画中绝对没有那种“习气”,却透射出怡人怡己的华丽与高贵,这可能是他性情深处的一种掺和着秉赋与渴望的温暖所在。观其画,每每能调动起人们潜意识中那种自由浪漫,蔑视权贵,不愿羁绊于无知与无聊束缚的人性渴望。观其画如与高人对弈,如吟诗,如欣赏音乐,又如品茶聊天,那种既质朴又华贵的华彩乐章往往使人热血沸腾,浮想联翩。使人觉得光用眼睛是不够的,得用耳朵去静听,用心灵去体悟,用真情去参透。换言之,欣赏何水法的画你得与之产生情感互动,你得主动参与,这种神来的感召使你不由自主。


何水法的画具有一种建筑的构架,其大气、豪气多缘于此,让人为之震撼的东西也缘于此。然其精致华贵又扑朔迷离难以定相的奥妙则得益于他对水的灵活运用和准确驾驭,水使他机智,水使他活脱,水使他透彻,水使他澄明,水使他超越!水是何水法生命意志与艺术魅力的精髓。观其画如见其人,见其人又恰如其画。


近几年来,他在经营整体气势时,又注意局部质的表现,做到“远取其势,近取其质”。他画面上的“势”不仅取自客观自然,更是他内心气质的一种表现,富有画家澎湃的激情和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从而使画面更具个性和时代性。因此有人说,水法先生与五百年前的乡贤徐青藤心有灵犀。可以说水法先生繁密体写意花鸟画图式,是在传统图式上的创新,也是花鸟画艺术走进现代的一个可喜收获。花鸟画家一般画近景,取其质,要去细细看花朵的结构,枝干穿插等,何水法有意识打破这种界域,像《铁干海棠》,别人画海棠一般画一枝,水法取大格局,有一种张力,气局大,从宏观上去考虑,这样画面繁密、整体而不斤斤计较于某个局部。何水法说,我的画强调整体气势的同时,很注意出梢的秀丽,枝干大笔直扫,到梢头几笔又十分讲究,实际上是不经意中经意。整体要讲求大势,局部要严谨。水法先生的作品突出花卉的整体气势,以笔用色,运色如墨以大幅全景式构图,淋漓尽致,灵动的泼墨、泼彩,创作出一批题材新颖、笔力遒劲雄健,墨色酣畅淋漓,情意充溢激扬的作品。谢稚柳先生评价说:“何水法所作白描牡丹气韵生动,章法各异,笔势圆润,骨体苍劲,确非一般常人可比,意趣横生,深得写生三味。”“观其画,无论一花一草,皆植根于生活,取法于自然,使之幡然升华,别开生面……。”上海画院院长程十发不久前为何水法先生水墨芭蕉题诗云:“藤梦里画芭蕉,落笔苍茫气自豪。”表达了程十发先生对水法花鸟画艺术的赞许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