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艺术的发展需要引领

2015.10.06 返回

——贾廷峰采访

 

 文章来源:《CASA》国际家居杂志艺术与生活专访

 

1、问:您为什么多年坚持做中国当代水墨的研究和市场?

    贾廷峰:

我小时候出身不好,父亲是右派,天天挨斗,挨完斗,累一天,他就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写字。写黄庭坚、苏东坡、王羲之、傅山。那时候写字支撑了他的生活。父亲的行为让我感觉到了中国水墨书法的魅力!

后来我转换过很多职业身份。当过警察、乡长,上过党校,当过政府驻海南办事处主任。

     1992年在海南岛期间,我主办了一个拍卖会,拍卖字画。拍卖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拍卖结束,我感觉找到位置了,开始做文化产业直到现在一发不可收。2003年文化部给我的画廊授了五星级画廊,当时全国才七八个。

     2009年金融危机,也是798最箫条的时候,画廊撤出三分之一,我大张旗鼓进来了。到现在搞了四五十个艺术家的水墨展览。水墨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798原来没有大张旗鼓做水墨的。

    2、问:中国人喜欢水墨是通过画廊的推介开始喜欢?还是与整个大环境有关?

      贾廷峰:与整个大环境有关,我们推一把,很多人会更加引起关注。

从艺术收藏角度来说,当代水墨是以后未来艺术收藏的主力军。

     与这个时代没有关系的东西,在美术史上是留不住的。

石涛在清代就说了笔墨倒退时代。一个艺术品好不好,主要的元素一个是原创,一个是时代特征,时代特征这是绝对的,这是最重要的,就是艺术家的生命轨迹,你的特征,一看就是你的。有自己的特色。

     这非常重要,要有原创性,时代特征,如果没有这两点,这个艺术品就不行,功夫再好没有用,就不是这个时代的,所以当代水墨绝对是未来投资的一个绝对是重点,是最大的黑马。我的话已经应验了。十年前一个人听我的话,买了一大堆,500一尺,4000一张,现在20万一张,4000变成20万,有的画家当时一万一张。差不多02年,03年左右,差不多十年,十年翻了很多倍,从4000块到20万, 50倍吧,这就是艺术品的魅力。

 

    3、问:从你的经历谈到当代艺术的前景?您自己在中国当代艺术领域做过怎样的探索?

贾廷峰:当代艺术让我新生。从小到现在,我在物质很容易满足,精神上我永不满足。精神上不知足,所以痛苦。中国人活得太不安全了,每时每刻,方方面面,包括喝水、吃饭、喝奶都不踏实,看画,买画,拍卖行是假画,精神上的“地沟油”更可怕。

一张画几百万,几千万是假画,这个民族没有信仰让我非常忧虑。生意场上我感觉非常讨厌,这里不诚信是普遍现象,不是个案,这很糟糕。让我这讲诚信的人非常困难,举步维艰。不相信人做不成事,相信人又很容易落人陷井里。  我从小有个想法:要拯救很多苦难人民。而且没有任何功利心,就是看到苦难的人就想帮,很自觉,不帮就难受,就流泪。这种思维一直延续到现在。

2007年我搞了一场非常特别的拍卖会。非常轰动。

第一,我让一个担保公司,担保所有的拍品是真的。第二,拒绝当代艺术家直接参拍。而是让他们找代理商,中间机构,我要建立一个游戏规则。在国外是讲规则的,中国全是乱来的。第三个按揭和抵押贷款。 拿着我的花,不够,银行再给你付一半,然后抵押贷款,第四步,反担保,就是我这张画,我最后拍卖结束以后,你是委托人,我是拍卖行,我不跟你结帐,你要对你提供的拍品终身保真,才结帐,从根本上杜绝了赝品。

假的可以,十年以后假的我还找你,有你签的字,有你画的照片。所以我第一场拍卖会很多企业家支持我,都来捧场。外行人来买,法律保证我买,这是一场革命。四大措施,非常有效。在当时07年最差的时候,非常成功,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中国的拍卖业有希望。

    4、问:你觉得中国文化的不确定性,带来了很多的不确定很多事情,你自己有一些什么样的观点,怎么对这个不确定性有没有自己的解释?

    贾廷峰:一张好画,我检验,没有问题,我就说好,推介我的朋友收藏,我认为这个就是好,有的人就不一样。他就会说,这个还可以,还不错,还行。

一般中国人说话的不确定性,中国人叫圆融。但是我认为再高的高僧也应该有是非标准,不能说坏也是好的。判断是非标准是辩证的,可以转换,在那一刹那,坏的就是坏的。

这个不确定性确实很难,我在这里吃了大苦头。

5、问:人家都说中国的圆融文化让人能生活非常安祥中庸,但是您的解释是大吃苦头,为什么?

    贾廷峰:这个我的分析它的原因,是由于现在社会处于大变革的时代,经济高速发展,很多事情都跟不上,精神建设远远跟不上,这是这个特殊时期带来的产物,我已经想明白了,物质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精神文明远远没跟上。环境和精神不协调,不对等。

      我喜欢单纯。

6、问:您为什么首推当代中国水墨?

    贾廷峰:油画你画得再好还是西方的舶来品,水墨,中国的宣纸和笔墨才是中国的。

   比如说,李津,他的画就是中国的笔墨,然后画一些饮食男女,在生活当中各种状态,吃喝玩乐那种状态,那种自由闲适,那种庸懒的一种状态,就很有当代性,而且还是国际语言。还有老濮,画大梨,感觉世界上根本没有那个梨,很可爱,实际上、就是一些静物能画出中国的可爱。还有王秋仁画山水,他学佛很多年,很沉静,现在太需要沉静了,这种艺术融入到人的生活当中,是我的一个追求。

我想尽力让更多人的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这是我的理想,悄悄改变他的生活和行为方式。我不希望很多人再走冤枉路。这个门槛很高,如果没有人带的话,根本不行,艺术没有人带根本不行。

     比如画家衲子是绝对一流高手,他的笔墨,慷慨磊落,不求细密,很有佛心。他非常懂中国笔墨,他的画能让人感觉到砚香。而这些恰恰快被中国人丢光了。

   

      所以有人问我什么是中国的当代艺术时,我说,解放人心的当下艺术就是中国的当代艺术。

                                                          (完)

 

贾廷峰

1964年生于安徽太和县。《艺术收藏》杂志主编、艺术经纪人、自由撰稿人及著名艺术策展人。创办并主持太和艺术空间画廊至今。二十多年来曾经在国内外举办过多次艺术交流和展览。对中国当代水墨有独到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