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水墨是未来艺术投资的潜力股

2015.10.06 返回

文/贾廷峰

 

喧嚣褪尽,水落石出。中国艺术市场伴随着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近三十个年头,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好似大海里的波浪。艺术品市场在2011年的春季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峰,随着2011年秋拍至今,各大拍卖行的成交额和成交率均大不如前,短期资本投机盲目进入,人为炒作的虚幻泡沫伴随艺术的真相及艺术市场的自身规律逐渐消散,这一局面令越来越多的艺术投机者开始停止盲目跟风的步伐,转而归于反躬自省,在理性克制中更加谨慎地投资艺术。

 

当下艺术品交易市场中占据主要份额的大致为古代绘画、近现代绘画、当代书画、当代油画雕塑四大版块。古代绘画与近现代绘画由于传世作品数量稀少,又因其学术价值基本已被历史定性,往往价格居高,所以投资门槛相应偏高;加上作者已故,鉴定的难度造成了市面上赝品横流,投资风险偏大。传统书画囿于程式化滥觞的笔墨习气和陈陈相因的腐朽重复,大多画家依旧停滞在前人的老路上,又因文化语境的变迁,很难在传统的基础上再做延生与突破,目前市面流通性较好的传统书画大多出于体制内画家,他们忙于事务,很难产生精品力作,大多不具备太大的学术价值,基本都是作为礼品被市场所消化。当代油画雕塑的兴起与火爆也是近些年的事,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国内涌现了一批优秀的当代艺术家,他们不再只是单纯地描绘生活、歌颂美好,而是将更多的社会因素与人文思考融入作品之中,在样式、材料和创作手法上也做出了大胆的尝试与创新。但是由于国内的当代艺术市场起步较晚,往往只能依赖于国外大额资本的操控和恶意炒作,一旦国际金融环境恶化,控制国内当代艺术的国际艺术机构及大佬立即撤出,国产当代艺术品被大肆抛售,市场价格波动悬殊,不仅如此,很多观念性强、批判意识浓烈的作品还得屈服于体制的挤压,在国际经济和国内政治的双重影响下,投资当代艺术其风险程度不言自喻。

 

较之上述热门的艺术品交易四大版块,笔者更为看中的投资方向却是目前尚显小众的当代水墨领域,无论是发自民族情感、社会责任的倡导还是基于学术价值、商业受益的考量,我们都有理由相信当代水墨是未来艺术投资的潜力股。

 

水墨作为民族文化的重要象征,是历代国人观察和表现世界的一种独特方式,承载着整个民族的审美取向和文化内涵。不仅参与建构中华文明的灿烂光辉,为世界美术的多元格局提供了自立和自足的一极,而且以其不可替代的特殊文化品格,渗透于当今绝大多数中国人的血液中,所以水墨艺术的传承极其必要,但仅仅止步于传承显然不够,当代水墨的重要价值便在于在传承的基础上作出了“再生”的跨越并提供了更多发展的可能。

 

有别于传统绘画,当代水墨更为贴近这个时代,有着对艺术更为深入的思考,当代水墨艺术家更注重反映当下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指向,他们既了悟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灵蕴,又深谙西方先锋艺术语言,同时兼具人文关怀和独立品格,其作品往往能够从传统中抽离精华,又能在西方美学中吸收养分,进而创造出一种新的当代语言,形成自己特有的笔墨方式来表达艺术理想,具有鲜活的时代特征和生命力量。

 

当代水墨历经30余载的不断尝试与探索,涌现出了一批在此领域作出卓越贡献的优秀艺术家,如:仇德树、田黎明、王秋人、衲子等。仇德树通过“裂变”题材和技法的探索,将宣纸作为表现的内容和手法,同时还利用画布和丙烯颜料,扩充了媒材的使用范围,达到对单一水墨形式的解构向现代水墨的方向转换;田黎明将“光”的运用纳入到水墨创作之中,加以“水”的通明清澈,以光温暖当下淡漠的世事人情,以水荡涤浮躁蒙尘的内心,并进一步对传统“没骨法”作出了探索与发展;王秋人从最初的出发于传统,到八十年代背离常道纵身前卫艺术并作为圆明园当代艺术宣言的起草者,直到现在的回归“传统”,将艺术作为自己的宗教信仰和精神驱动,以山水吟颂佛声,以佛心澄游山水。其作品磅礴练达、肃穆崇高,厚重、坚固而内敛,有一股穿越历史和时空的永恒,这种体量的真实,来自艺术家对现世的深刻忧虑,旨在喧嚣物欲的当下,建造一个“乌托邦”式的灵魂安放处,以“秋人图式”将我们带离世俗时空,去寻求内心体验的安宁;衲子:一个与世俗决绝的隐士!,“一苔痕,一竹根,在衲子眼中皆无限风光”这种对大自然无限的热爱,他的作品充满着蓬勃生机,清心而素朴,恣肆而柔韧,沉静而鲜活,像甘甜的清泉沁人心脾,为这个喧嚣浮躁的世界吹来了一丝清凉之风,给忙乱的现代人带来了心灵慰藉。

 

当代水墨作为中国艺术市场的新生力量,较之其他艺术领域的投资,有着以下几方面优势:一:很少有大额资本的介入和恶意炒作,投资环境较好;二:当代水墨目前的国民受众面相对较小,收藏群体偏少,很多优秀作品因缺乏关注价格低廉,投资门槛低;三:当代水墨的真伪鉴定因创作者的大多健在也变得相对简单,投资风险小;四:投资收益高,十年前,四尺整张的作品,田黎明一万一张,李津五千一张,十年后,同样的四尺整张作品,田黎明高达百万一张,李津也已经四五十万一张了,十年的周期,近百倍的涨幅。

 

当代水墨不仅承载了当代中国的精神特质与审美内核,同时也是在艺术多元化的今天,我们用以对话他国文化的重要砝码,中国绘画需要寻找属于自己的道路,中国传统文化范畴的艺术家们也必然向着现代知识分子转型,发展当代水墨,树立起民族文化的自尊,超越形式,保留文化根性,把意蕴丰厚的中国水墨艺术的博大精深推向世界文化的大舞台。这是一种义务,一种文化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