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与“上帝饿了”

2015.10.06 返回

文/贾廷峰

 

本来“天人合一”与“上帝饿了”,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两个话题,怎么也不可能把它们扯在一起。可是2013年春节前,太和空间应邀参加2013美国迈阿密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我也顺便在美国“云游”了个把月。尽管走马观花,未见得能深入了解,但就这么草草一仿佛壁上观,所见所闻,感触良多。

 

尤其从大洋彼岸回到此岸,首都机场一下飞机,那一刻真的像从一个阳光明媚的天上,一下子撞到雾霾缭绕的地上,鲜明的对比,巨型的心理落差,不由心里咯噔一下:回到祖国的怀抱,哦。

 

驱车在机场高速路上,在进城的公路上,一开始没太在意的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他们也不顾车辆冲撞冒冒失失的在马路中间穿行,一开始我还为他们担心,但突然令我刺眼不舒服,那一刻觉得那扮相一副可怜兮兮但不能令人同情,他们几乎是一个个车窗挨着敲着,老一套的“行行好吧” “可怜、可怜我吧”的说词,一点创新的词汇也没有,一副无赖行当,且那眼光里透一种类似“仇视”的寒光,令人有点“胆寒”。

 

京城马路上行乞的这一幕,让我想起在美国奥兰多遭遇的一个可乐的场景:一个高大的黑人,穿的并不是很脏,看见我们一行人走过,跟我们有礼的打招呼,一边用手比划着胸前的十字架,一边口里念叨着“God is hungry!God is hungry!(上帝饿了!上帝饿了!)”,令人忍俊不止,哦,“上帝饿了!”。也许“上帝”刚刚失业,也许“上帝”已流浪多年,没人知道,但一点也不令人讨厌,仿佛“上帝”的他自己真是个“行为艺术家”,好像一点不怕给奥巴马总统丢人一样。你不得不给他布施一点美圆。

 

一前一后,这一所见所闻,单就乞丐的这一比对,这边都输了很多,其他的所见所闻暂且搁下不谈。这一“上帝饿了!”让我想起国人津津乐道的“天人合一”。

 

“天人合一”是老祖宗的智慧,这些年满世界满媒体的都快唠叨滥了,这一最早由大哲大智的庄子阐述的思想,后通过汉代思想家、阴阳家董仲舒发展为天人合一的思想体系,意指一切的人事均应顺乎自然规律,达到人与自然地和谐,“天人之际,合二为一”。但是,中国这一压箱底的智慧,被一些人拿出来耍宝,始终未能推陈出新,且被拔高为所谓时代口号,给“高高挂起”,下场就是“水污染”,“人浮肿”,“鸟飞绝”,“文脉断”,“喇叭咽”。

 

而在大洋彼岸……

 

不管是在华盛顿白宫广场前自如的游人,还是在迪斯尼乐园充满童趣的现代创意空间;不管是奥兰多河塘的成群结队的野鸟自由的翱翔,还是在迈阿密海边如入无人之境的松鼠灵动;海鸥与人平等的嬉戏争食,海豚与海鸥零距离亲密接触,一派伊甸园的景象,似乎印证那句:上帝与美国人民同在。

 

还记得,在新泽西朋友的千亩农庄里逗留的几日,长夜里璀璨星空的星座仿佛触手可及,令我想起幼时刻骨铭心的记忆。

 

尤其在美国迈阿密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那一双双单纯透亮的眼睛,看着太和空间展位上的一幅幅作品,那个投入,那个痴迷,那个看到精彩处发自肺腑的“ Very good, very good ! ”的赞叹,真的令人开心,他们不见得每个人都是从事艺术工作的专业观众,但他们没有漠然的说什么“看不懂”,也没有问这个画家有没有名气、来头,他们只是对眼前的作品由衷赞美,仿佛他们非常懂得艺术家的笔墨,仿佛那一刻他们与艺术家“灵肉合一”。

 

    迈阿密归来,赶上春节休假在家,不免胡思乱想、一番感慨,“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老祖宗教训的好。我们在很多方面确实有很多差距,纵观当今艺术界,“山寨”“克隆”“程式化”的笔墨滥觞,鲜见有彰显民族尊严艺术个性的创新作品,而在野、在江湖的体制外优秀的艺术家不能得到政策呵护,甚至被排挤打压,令人汗颜,何时我们的艺术能享受艺术的待遇,我们的艺术家能享受艺术家待遇,而不是光看名头和所谓桂冠;何时我们能把我们老祖宗“天人合一”的智慧通过“上帝饿了”的形式呈现给世界,让中华民族的艺术真正屹立在世界之林,那我们民族的文艺复兴也就为时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