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战斗?!

2015.10.06 返回

——我眼里的张宏

文/贾廷峰

 

 

张宏,是我的老友。这个时刻保持着充沛精力又率性执拗的小个子男人,在我眼里是个勇士!

 

诸如张宏这一代从农村走出来的人,大抵都遭遇了不少磨难。阅尽人生起伏,方能于命运的砂轮中磨砺出一颗刚毅而坚韧的强大内心。印象中的张宏,可以如堂吉·诃德般自嘲式地苦中作乐,却又能像保尔·柯察金钢铁般的勇往无前,能敏锐地洞察时代的糟粕,却又能智慧地与之擦肩而过。

 

我与张宏年若相仿,同奔走于北京798艺术区。品茗闲叙之际,聊得最多的莫过于对艺术的思考。同为实现这一代人的艺术理想,我奔走于“太和艺术空间”;而他,在忙碌中享受着,也在享受中见证着,“宏艺术空间”一路走来的艰辛与欣喜。 

 

张宏是个性情中人,纯粹而果敢,一如他对理想的执着追求;一如他对杨培江艺术(注:杨培江是其画廊签约艺术家)的狂热迷恋。无论何时何地,也无关是否适宜,谈及艺术,张宏或眉飞色舞兼带手舞足蹈,聊至酣处抑或引吭高歌放声大笑,观点相左时又如烈火般争个面红耳赤歇斯底里。此时的张宏,哪里有半点画廊经营者的逢迎世故,他更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他将艺术视为情感之宣泄、精神之慰藉、人生之希望、生命之出口,对其膜拜如神灵,容不得丝毫亵渎。对于艺术的虔诚敬畏之心,才是小个子张宏之所以能爆发出无尽能量的力量之源。

 

也许只有看过杨培江艺术作品的人,才能明白张宏如此痴迷其中的缘由。那些画面中的朴拙形象俨然就是张宏的灵魂附体,仿佛张宏便是杨培江画中一跃而下的那呲牙咧嘴、憨憨傻笑的敦实小伙,他们同样充满激情、热情奔放;同样历经苦难却笑对生活。张宏与杨培江在这些作品中几乎化为一人,生命气场达到惊人的一致,无人能感知这样的生命奇迹的能量有多大!所以,杨培江是幸运的,因为身后有张宏这位愿意拿一辈子为其助力的推手;同时,张宏也是幸运的,因为他终于在杨培江的艺术中找到了承载生命意义的归处。

 

急功近利的时代,鲜有如张宏这般,将胸中澎湃着的艺术激情热切而专一的勇敢挥洒——只为觅得一位艺术知音。物欲横流的时代发酵着悲哀;投机取巧助长了人性的堕落;人性的缺失滋生着贪婪。洞达如张宏者,对一切尘俗了然于心,依旧选择去捍卫艺术理想的纯粹。一如勇猛的骑士,且战且行,以殉道式般的姿态,向着现实决绝地宣战。为何这要成为一个人的战斗?我很悲凉!

 

 

 

 

 

 

 

  

《回答》 

----北岛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之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 不 相 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