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场域

文/曹星原


什么是美术?几十年前,本科学雕塑的我带着这个问题走进了美术史论研究,几十年后, 我以仓促准备的第一个展览作为我的思考结果之一:


几千年美术史走过如下历程:

1、 美术最初是宣传宗教信仰或者类似的原始崇拜思维的工具 (教化),也是美化装点生活的手段。

2、 美术走向了宣扬权贵阶层的精神的工具 (依然是教化),也依然是美化装点生活的手段。

3、 美术成为为美术服务的手段 ("l'art pour l'art"),这是向历史上美术功能的宣战的同时祭出新的功能:没有功能,只有纯艺术。此时,作为美化和装点生活的手段依然没变。

4、 美术是艺术家个性的体现—真的吗?你的作品不能引起我的共鸣,你的个性又与我何干。

5、 美术是干预社会的武器,依然是美化和装点生活的手段。

6、 美术是多元化的,多中心的...远离对自然的模仿....还是美化和装点生活的手段。

 

我发现,作为美化和装点生活的手段的美术功能从来没有变化,但却又不局限于美化和装点生活,美术依然有自己的功能和作用。在当代美术思潮下,美术的去功能化成为美术发展的口号之后突然又贴上政治标签。当政治色彩过于复杂,反倒趋向平淡,又还给画家一个独立的空间:非功能化、非意识形态宣传化之外寻找灵魂的依托处。

 

当代艺术的另一趋势是形式走向多元化。当代科技给了人们更多元的表达方式;科技手段、各种新材料,拓宽了艺术表现力。 借助高科技 手段的艺术 , 一方面越来越远离对自然的模仿,另一方面在高科技的媒介下把极度城市化了的人类体验到回到自然怀抱。但是对于我而言,艺术的感染力在于我们每个个体从自己的独特的视角感受到的社会生活体验和自己喃喃独语的表达方式---找到我在社会中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表述自己灵魂深处的感受以及追求。


这个展览的作品的几个系列表达出我的种种生活体验,并请设计师佘文涛在展览空间中点缀几件美化装点生活的产品,使得作品不再是“美术“而是心灵的表述:


1.表情系列—衣服包裹的是灵魂不是躯体

人们常常认为穿衣服除了保护就是美感追求。但是我们也知道,同一款衣服,在有的人身上,潇洒倜傥,在另外的人身上,却黯然失色。这个系列的作品描绘的是同一件衣服,但是传递了不同的情绪,呈现了不同的表情。这个系列的作品在说:衣服泄露了你的灵魂的秘密。

 

2.青藏高原系列—魂归何处

这个系列主要以蓝白二色哈达和一些衣物的肌理和色彩为材料。我去了珠峰大本营,看到一路上色彩斑斓的哈达和经幡把高原点缀成一座座圣山。我以这些哈达、经幡、衣物,和油画色彩,献给那些从珠峰回来的与回不来的人们。


3.强光系列—读图时代也是误读时代

 说到照相机透视于眼睛观看的经验的区别,我想到了我画下面三张画的经历。我们大多数人已经不再观察世界了,我们只观察照相机呈现的世界。我们相信照片,相信视频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是,我们对这些图像真的理解吗?这些图像、视频真的能给我们提供可靠的信息吗?


4.写生系列——不是死写是写活

每次看到画家拎着画箱去写生,很眼馋。当我拎着朱乃正老师给我准备的小油画箱出去写生时,我发现我从内心深处渴望画出我的眼睛所见而不是画册中或者是照片中所熟悉的透视扭曲了的景象。如何能够不被对象死死拖进写实习惯,能通过对自然的观察画出以灵魂、在画面上营造出一个有灵性的场域,则是最最艰巨的挑战。


光说不练几十年,刚刚回到画布上,感到心旷神怡、终于可以把我在理论上的思考慢慢地在作品中去寻找。我在艺术中寻找到的功能就是能够通过艺术语言从灵魂的深度透视我们自己的社会存在体验。一幅作品,一件衣服,就是人生两大要素:艺术是直言灵魂的追求的表现,衣服是泄露了灵魂的真相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