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洪利(农民)画展——前言

 

/耀匀

 

打破“成见”,方见真如。对艺术而言,重要的从来不是技能,而越是有价值的创造,越难于在解说中找寻到合适的上下文。素人洪利正是如此——一位地地道道的沧州农民,生活的重压苟延残喘,现实的残酷辗转羁绊,从未受过一天学院教育,却将田间斗室之上的画纸,变为仗笔天涯的心灵至境,疯狂而执着的渲染了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艺术天堂。

  

“几乎没有人能够把艺术与生活分割得如此决绝,同时又融合得如此自然。”

 

洪利将精神生活停驻在地缘与天缘间的玄境,让艺术与灵魂直接相连——怪异的心灵幻象缝缀着现世的生活碎片;天人合一的内在情韵,契合着返朴归真的心理折射。尺幅挥洒无尽,色块剽悍泼辣,意象简约流畅,近乎原始的表达方式与灵动跳跃的自由气息,令人过目难忘。“形成于自然,神流于真情”,生发于心,随性而为,落笔初始便将一切付诸灵感,任心情宣泄而意象纵横,直至归于狂欢的圆满。

 

皴擦与墨彩相碰撞,线条与肌理相融汇,劈空道来的笔墨融汇成不可言说的诗意,热情浓烈的色彩交织着流畅自然的旋律。天地万物如同漂浮的精灵,沉醉于天马行空的梦境,充斥着难以言喻的夸张与喜悦,望之无尽而又韵味无穷。这些作品所创造的审美境界,绝非传统意义上“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而是从精神始发,跳脱理论的机械性约束,气象万千、斑驳变幻,却又浑然一体、浩荡无涯。生命欣欣然如赤子,天真烂漫,一派生机。

 

从布局到细节,或开张奇绝,或巧思异趣,或自由天真,笔墨的挥洒诠释着心灵本源的活泼与天然。间或禅之机锋闪烁其间,或在景物,或在局面,或在情致,或在意象,全然不拘一格,不执成法,色色空空,耐人寻味。构图意识伴随精神张力,穿透古今流转的时间隧道,最大限度地释放了画面的想象空间——形神调和;韵律有致;淋漓酣畅,自成天趣——展卷令人惊慕。超越现实的羁绊,摆脱功利的喧嚣,凌驾知识的局限,通过心灵本真的原始需求,达到精神的至高自由。

 

素人洪利,贵就贵在这份“素”与“野”。发呼于心,宣之于笔;型成于自然,神流于真情。自然生发无拘无束,却自有形神兼备的感染力。

 

画之真味,先入自然,后得天真。法有法无,尽是情见;自然而然,方得自在。是时候静下心来,聆听一下来自“荒野的呼唤”,让艺术永恒地回归起源——自然、自发、自在、自主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