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一次为了重聚的告别

文/贾廷峰

2016年俞心樵个展《安静》至今己过了半年之久,似乎命运的捉弄,关于此次展览及俞心樵本人在极不安静的状况下发生許多惊涛骇浪的变化,正如俞诗中所说:用安静批判一切安静。這种悖论构成当下这个浮燥而喧嚣的时代一种奇异的风景。

基于对悲观的社会现实及生存现状的深刻考量,艺术家俞心樵以近作《命运》系列给予了回应。他认为集体价值观的大面积坍塌,不可仅仅诉诸于政治形态、社会环境、历史遗传的外部借口,其根本问题在于个体自我意识的觉醒。他将掌纹这一具有特定象征内涵的文化符号置于画面中心并加以放大,从而形成一种局部特写的陌生化效果,一方面是对掌纹所承载的命运指涉意义的消减,一方面又是对掌纹所影射的个体意识的强化与肯定。衬于绚烂底色之上的盲文,同样是俞心樵作品中不可或缺的符号,零星凸起的图钉,扎根于画板之下,一股喟叹命运多舛的扼腕感随之而生。盲文似枷锁,掌纹似伤痕,盘亘在每一位观者的灵魂深处,将其引渡到意志与肉身的对决中,去扼住命运的咽喉。神性与人性,宿命与搏命,个体与众生,在俞心樵的观念表达中,渐己突显悲情英雄主义情怀。

显然,俞心樵不信命。所有的苦难和荆棘于其而言,只是磨刀石,是为了让他警觉周遭的黑暗,保持在一种锋利的状态,时刻准备破开庸常世界的精神雾霾。他的艺术同样如此,饱含深刻的思想厚度与锐度和鲜明的诗学质感,显示出极其强烈的人文情怀及知识分子的忧患意识、悲悯家国情怀,俞心樵一直在探索艺术如何能行之有效地介入到社会现实中来,从而为空洞乏味的中国艺术界提供优质的别样思考与实验。相较于那些光彩夺目的浮夸炫技与矫情造作的无病呻吟,俞心樵从纯粹的人性出发,去触及与揭开本质层面的真相,以深邃的智慧去涤荡迷途的羔羊。从其作品中,体察到强烈的批判意识,有一种拷问内心的灼烈痛感,这种痛感反复地提醒我们,必须跳出生理官能的局限,才能获得超越感觉世界的心性自由。在可喟、可叹、似控、非控的情绪中,俞心樵抛出了一个世人皆不可回避的选择,是安于现状,还是突破樊笼?在其看来,一切昨日似已命中注定,明朝又物是人非,其实,全由自由意志的选择和心灵深处的指引。 

太和艺术空间打破常规,再次举办俞心樵 个展《命运》,实际上是经过谨慎考量后的决定。一方面本次展览作品是对《安静》的延续和深入,在语言风格上具有一定的承接和拓展,在作品精神内核上更富针对性的人文思考。另一方面,由于《安静》所带来的不同凡响,太和艺术空间接收到来自广泛领域对俞心樵的拳拳期待,于是特以2017迎春展的方式为大家奉上俞心樵的新作展。此展之后,俞心樵即将离京远行,因此,这也将是一次为了重聚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