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洲不同于独修隐士,超脱但不偏执,独处而不封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山读山画山,寻找独特的表现方式。世人画终南,多为写生而流入俗套。樊洲画终南,以书法入画,以琴律入画。琴画交会,书画贯通,山人艺三者浑然一体。…                                                                                           

---彭德


…山水创作的个性化和独特性能否离开它固有的程式?我的意见是,所有程式化的东西都是高度凝练的东西——既是结晶,又是障碍,既可以借鉴,又容易被吞噬。从实践结果观察,许多画家消弭在程式化的迷魂阵里,另有一些画家则因远离程式而飘忽不定。樊洲的资本在于他多年的实践积累没有变成束缚手脚的无形之墙,他一次次冲击它,拆除它,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毛笔在他手中犹如肢体的延伸,已经收放自如,他的这批以线条构成的作品无疑是真实准确的证据。换句话说,无论从图式的新颖和独特,还是表达的内涵和精神,都令人欣喜。水墨和宣纸承载的张力被他牢牢把握,而山水画的审美经验则被他加以有效地延续。…                                                                                       

 —李小山

…在长期与山川“神会”、朝夕以“烟云供养”中,樊洲的画充满着生命的激情,或“抒天地之心”,如“琴鸣溪涧兮,天音涓流”;或“招山水之魂”,如“剑舞山巅兮,真气激荡”。他的作品完全摆脱了传统山水画的定式和符号,真正做到了大气盘旋,直呈自然生命的至高境界。…                                               

  —贾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