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伊瑞作为一位捷克画家,选择驻留在中国生活创作,并迷恋于中国的水墨艺术,从中国绘画的传统观念与表现技法中摄取养分,将传统水墨与现代造型相结合,不仅形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也成为中国和捷克文化艺术交流的一座桥梁。

 

实际上,伊瑞研究中国水墨画的表现技巧并不是为了成为一个中国传统型的水墨画家,他的跨文化体验也使他能以另一种方式进入中国画的堂奥,尤其是他掌握了水墨画的技法之后,他获得的是一种关于笔墨的体验。由此,他把笔墨当做一种艺术的语言,作品以清淡的积墨晕染出润泽通透的画面效果,体现出肃穆而清雅、沉静而绵厚的艺术品质,一改中国传统水墨的样式与创作经验,形成个人对于物象新的认知方式和心境体验。

 

从西方文化教育的背景进入中国笔墨的表达境界,对于伊瑞来说颇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伊瑞深知自己是一个当代画家,应该运用所掌握的水墨技巧和表达方式,去表现一种当代的感受。这些年来,他对发展和变化的中国社会非常着迷,徜徉在新与旧、城市与乡村、人文与自然这些边界地带,从“域外人”变成了一个“在场者”,以水墨的方式表达了他的所见所感。例如他在都市的城乡结合部找到了表达的乐趣,将建筑工地的场景、工地上的各种物质材料以及建筑构造等作为主题,饶有兴味地画出具有生动现实感的景象和景物。这些作品让中国水墨画坛的同行颇为惊异,也为之一新,都赞赏他对中国笔墨的良好感觉,也更赞赏他用水墨的语言表达出另一种意境。

 

伊瑞的作品通常是大尺幅的,他带着虔诚的心态进行画面的营构,在感性的基础上表现出理性的态度,画面布局十分严谨,墨色运用也十分冷静,把中国毛笔的敏感性暗含在理性的形象塑造上,在墨色的层次上特别注重灰调的运用,把画面的黑白控制在特定的强度,犹如音乐旋律上的中音区域,由此展现出墨色的品质,其中也可以看到他温和的性格和含蓄的情感。

 

伊瑞近期的作品又展现出一方独特的世界,那就是在他的大幅画面中只出现一根羽毛。他用单纯的墨色和极度放大的形象,塑造出羽毛的生命情态。在这个系列中,让人看到他的关注愈发集中,与其在刻画一根朴素的云天鸿羽,不如说他是在表达自我的心理存在。他作品中的零光片羽拥有自足的世界,也就更加显现出他安静的心灵境地。这不由让人产生关于生命的叹喟。

 

我希望伊瑞保持这种感觉,保持对水墨的敏感和保持对生活中日常与些微事物的关切,这是中国绘画传统中特别看重的“天人合一”。

 


201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