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天画展序
文/王林
其实,李正天画展无须有人作序。
天地间一猛士、一哲人、一美学家、一艺术教育家、一管理科学家,还有一艺术家和设计家——如此丰富之人、之人生,何以序为?
我只说两件事儿:
一件是中国美术界之于文革,遍地狼藉:或备受摧残,偃旗息鼓;或身不由己,随波逐流。据我所知,唯有二人与众不同。一是贵州刘雍,画过数十幅政治讽刺漫画,抨击时政,为知识分子鸣冤叫屈。另一个就是广州的李正天,以“李一哲”之名与人合著《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冒死反抗极权主义,让中国美术界在那个黑暗年代也有了个英雄人物。
我认识李正天是在九十年代初。当我得知“李一哲”事件竟是这位“小老头”之所为,大为震惊,记得当时满脑子是鲁迅《一件小事》中关于“大”与“小”的言说。再看他八十年代描绘矿工的油画《黑太阳》,其对民间的肯定与对底层的关怀,让人深感佩服。因为这幅画,我曾邀请李先生参加2013年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举办的大型平行展《未曾呈现的声音》。我觉得中国美术界在八十年代初推举罗中立油画《父亲》时,并没有注意到李正天同时期油画《黑太阳》的重要价值。
二件事是在深圳出席李正天《气正道大》展览时,他邀请了一个人,名叫黎展华,现在是广州文艺批评家协会副主席。但当年曾为列车长,正是他在李正天出逃监狱时伸出援手。李正天和他的情谊让我非常感动,从中可以见出李先生做事为人的本性。
李正天系列油画《生命九章》正是其为人为艺的本性表达。他是中国美术界少见的象征主义画家,总是从哲思出发,以天下为己任。其作始终贯穿中国社会、中国文化的大问题:人的迷失、挣扎、觉醒、解放和个人自我的重建与反省。在一个以微观反对宏观、以自重取代自觉的时代,李正天的确很不合时宜。但他就是这样的人,逆潮流而动,“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他的艺术告诉人们,无论是在黑暗年代里还是奢靡时尚之中,人都需要保持理性、道义和良知,保持天下为公的历史责任和奉献激情。
伟大的人可以见微知著,但绝不是谨小慎微的伪君子;真正的艺术家总是自我强大,但绝非自私自利的小人。
是为序。
2015年9月13日
四川美院桃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