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即创造——读邵妈妈的画
文 / 李津

我最早是从微信上看到邵妈妈的画,她画的是类似“全家福”的作品。她的画跟张晓刚的“大家庭”既有相似的地方,又不一样。看得出,邵妈妈多是根据照片进行创作。很多受过学院训练的艺术家在面对照片的时候都会出问题,尽管你有写实的能力把照片拷贝过来,一旦这个转化的渠道畅通之后,反而容易忽视照片里所传达的情绪,这是很多作品无法超越摄影的一个根本原因。

邵妈妈热爱绘画,她愿意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制造美的过程上,像做女红那样一笔一划的去塑造她心中的美,画面的气息阳光而又健康。她对绘画的认识也是建立在这样积极向上的价值观之上,所以她会如实的用眼睛去解读图像,然后认真的去对待“临摹”这样一过程。对邵妈妈来说,掌握精准的摹写能力,对她来说是有难度的,当然我认为她在主观上也没有认为把照片画的像就好,这种自觉和自信决定着她的解读方法。她解读的方式像一张网,过滤所接纳的信息,把照片里感动她的信息如实的表达出来。比如姑娘的大眼睛好看,她会一丝不苟的去刻画这一双大眼睛。一个搪瓷脸盆、一个军挎包,她会去感受画面里道具的存在,把它们还原到那个年代去,所以她不仅仅是在刻画一个符号,而是在传达自己的想象和意念。她不太感兴趣的东西,她会主动放弃,我们能很清楚的从画面里感受出来她的好恶,这种概括和梳理的本能是邵妈妈的才情。我注意过邵妈妈画面里的花草,她会把这些花草用系统化的方法表达出来,我理解这样做是为了突出图像给她的现实感受而去规避掉一部分因素。

总体来看,邵妈妈的绘画方法是相对固定的,她有自己的语言方式。这种根据照片画画的方式,如果换一个人来画,肯定会让人感觉乏味。但邵妈妈的画依然有生动性,这和她在刻画每一张作品的时候,始终保持一种生涩感,没有经验主义有关。我的朋友宋永红看到他的作品的时候,这么说:“认真既创造”。我觉得这句话放到邵妈妈身上特别合适。正是邵妈妈认真的去体味造型,倾注内心的感受,才有了她的艺术。其实她也可以很简单、很草率的对待绘画这件事,但是一拿起笔来,邵妈妈对绘画的热爱和对艺术的虔诚就会自然得流露出来,这两点是她的感人之处。也正因为这样的态度,可以冲淡她在造型和语言上的相对程式化。

读邵妈妈的画,我们能感觉到画面的生机和丰富,我想是因为她在解读和转换图像的过程中有一种生涩感,她能找到造型本身的个性。所以尽管这些花花草草看起来雷同,但并没有给人熟练的那种油滑感,邵妈妈很在意这种朴素,虽然有时会给人感觉有些蹩脚,但这是我们这些经过系统美术训练的艺术家值得借鉴的地方,就是说艺术可以有相对固定的图式,但是绝不能让感觉系统和心灵上的麻木把艺术创作变成机械重复。

看邵妈妈的画,我们能感受到她创作的满足感。在画画的过程中,邵妈妈很平静,内心也很干净,她没有因为外界的认可而放大她的追求,也不以题材大小来决定投入的精力,这种不忘初心的状态值得学习。我觉得正是这种状态让邵妈妈的画自然生成了一种格调和美感,让她画里展示的朴素反而有一种华丽的味道。也许邵妈妈平日对人对事都是这样平和认真,粗中有细,她的艺术是她自我写照。她爱生活,她又有能力和热情表现生活于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