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者衲子

 

/贾廷峰

 

元代画家倪瓒云:“朴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衲子恰似这样一位从不为稻粱筹谋,只以画画自娱的闲人。

衲子不善言辞。每每与其谋面,他总是乐呵呵地有一句无一句地搭话,虽是只言片语,却令人不禁捧腹,应该归于冷幽智慧之人,很好玩的老头。和他在一起时,总发现他双手或在桌沿或在衣兜里胡乱比划,心下不觉好笑,估摸着先生不觉间又沉浸在自己的绘画世界里了。

衲子找不到感觉的时候,从不轻易落墨,以至于就在家附近的画室,一个月也去不上几次。平日里喜好摆弄花草,上街闲逛,颇有些静看庭前花开花落,笑望天上云卷云舒的散淡闲雅,但正是在这看似庸常而琐碎的日常生活中,衲子以他圣行的方式将生活和艺术悄然融合了一。他想画便画,不想画就不画,酝酿了多日的情境,下笔时,仿佛有如神助,往往有意外的惊喜。

衲子善写意花鸟,能直抒胸臆,朗朗落墨,给人一种堂皇之象,一苔痕,一竹根,在衲子笔下皆无限风光。其画作尺幅小者不足盈尺,大者丈二巨制,都综贯一股来自泥土的简淡芬芳和蓬勃向上的生命气象。逸趣之外,衲子更注重平凡中捕捉天真,沉静中传递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