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蕴皆空处 心无挂碍时

文/贾廷峰

偶然机会在好友家中得见妙虚法师一幅以朱砂所书的心经,不自觉心沉于作品字里行间透出的气定神闲而又跌宕姿肆的畅神笔意,顿感惊喜,原来心经也可以书写到这般境界!我分明看见了在瑟瑟秋风的寂静山谷中,一个禅者疾步行禅的月下背影,脚步轻盈而沉静、身姿风神而稳健。

得观此作,以至于我在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总处于心有戚戚郁不可得的挂碍之中,于是在一个落雨的初春傍晚,我终于踏上了拜访妙虚法师的征途。在地藏菩萨的道场九华山后山,几乎没有可以下脚的路,向导带着我顺着长满杂草和灌木的蜿蜒小路向山顶攀爬,快走到半山腰时天己渐黑,我们仍然深一脚浅一脚在泥泞湿滑的荆棘中艰难前行。经过近四个小时的跋涉,终于登上九华后山的山顶天华峰,来到妙虚的道场——吉祥禅院。一个用许多山石垒砌的老屋泛着青苔、简洁古朴,门口一株老松旁倚着形态各异的嶙峋巨石。极目远眺,天风浩荡、山峦嵯峨,真是个幽静修禅的绝佳道场。

正是在这寂静天地间,远离璀璨都市的霓虹,拂去喧嚣世界的尘埃,没有灯光,甚至没有蜡烛,妙虚回归到一种生命本初的澄明状态,夜半独坐孤峰,借着皎洁的月辉,与自然山川对话,修习着禅者笔墨、书写着般若心经。

自佛教传入中土以來,写经书法便应运而生,成为中国艺术和宗教文化相融并进又一绚丽光彩的奇葩。事佛者每逢整月初一、十五、浴佛节等佛教的节日,多抄写心经作为静心修行虔诚礼佛的庄严仪式,渐以形成写经书法的独有体式。

得成因缘具足,妙虚法师多年来精心创作的近四十幅尺寸不等,形式各异的心经作品终得一缘太和展出。无论是章草、魏碑、隶书、行书还是狂草,都能清晰地看到一个禅者平实而又本真的生命状态。每件心经作品虽面貌风格不同,内在精神却始终如一:平和内敛、豁然旷达。正如《金刚经》中所言——“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妙虚法师通过对心经一遍又一遍的书写,在繁杂的重复修行中淬炼出一种独特能力,这种能力自然地将内在表达(本心)与外界载体(书法)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地合二为一,并回到无住生心此时此刻的“当下”,下笔无碍、动静等观,把一个鲜活的生命状态活脱脱地呈现出来,带领观者进入真实平常而空明一如的禅境中。其书法作品与境界的高度统一,在这个年复一年周而复始的日课过程中圆成生命的实相,践行着一诚长老为法师所写 “笔墨佛事”的勉语。

心清闻妙香,让我们在妙虚书写心经的引领下,开启般若之智慧,走向佛前,体证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