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庚墨道·诸家集评

赠李庚
他的脸上身上布满刀痕,
但他微笑着望着大海。
中国的水墨画有着诗一般的韵律,这是中国古老的民族艺术,并在一代一代天才艺术家的继承和发扬中得以升华和创新。我十分高兴借此展览的机会,向艺术界以及广大观众们介绍这位中国优秀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在你们眼前展开一个诗一般的世界,但愿你们能引起共鸣。
——艾青

李庚有深厚的艺术修养和广阔的视野,他深谙中国民族传统艺术与西欧古典和当代艺术,在深入研究它们创造原理的同时,悉心加以比较,体察它们之间的相同与差异。更重要的是,他用理智与激情探索水墨语言的现代形态,并在抽象水墨上驰骋自己的才能。李庚善于因心造境,以手运心,不仅借种种意象以寓性情,而且借以表达对茫茫宇宙和人类心灵世界奥妙的探究。通天地之情之思,隐然蕴于其内,寄托遥深。他的抽象水墨画气象万千,有无穷的意味和幽远的境界。它们予人以美、以力、以丰富的想象,它们激发着人们的思维与创造力。
——邵大箴

李庚是个学者型画家,聪明,文气。他血液中流淌着父亲对神秘崇高的宇宙精神悠然神往的可贵品质。他对自然的神性有一种发自灵府的会意。因此,唐人诗歌的宇宙意识,马勒音乐的超越情怀,山水风云的无言大美,水墨语言的玄化鸿蒙,在他看来都是道通天地的律动,他所要做的,就是“从而和之”让气韵发于笔端。李庚的水墨画把父亲早年的墨戏和晚年的抽象推到了一个风神飘举的境界,其作品玄韵淡泊,情思淹济,风气韵度似父而更其恣纵迈达。

李庚身在东瀛,却能以全球视角反观省悟中华传统之现代性,故其作品愈来愈显超迈。
——王鲁湘
                                                     
    
李庚的绘画能使观众通过作品感受到唐人诗意在西方音乐中产生的回响,和画家在音乐旋律中获得的灵感。音乐、诗歌、绘画、东方与西方,穿越时空与地域,正在不断地增进着人与人,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相理解。
——李松

李庚的近作,那些画面上的笔歌墨咏,那些不固定的,次第出现的流动,顿挫,节奏,创造出一个平实奇岖,古拙厚重,点线交织的丰富境界,使人不禁想起可染师早年那些脍炙人口的简笔山水人物。李庚已经把对李可染山水艺术的感悟,化作了他自己的个性语汇,展示了他笔墨修行所表达的新境界。

这一新境界是他数十年修行出的正果,是他人生进入又一新阶段的必然。
——万青屴

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一章:“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用这段话来形容李庚的绘画甚为妥帖,在黑团团与墨团团里,李庚驰骋遨游在他的笔墨道场之中,穿越东西方时空之上,并用最古老的东方水墨渗化交融成一曲曲惊心动魂的现代生命交响。
——贾廷峰

走进李庚,走进李庚的绘画艺术,我便想起恽南田的那段话:“惟其品若天际鸿蒙,故出笔便如哀弦急管,声情并集,唯大地欢乐场中可得擬议者也”。日本京都造型艺术大学教授李庚的作品,有一种存乎天地之间的深邃而恢弘的生命吟唱和宇宙情调。初看给人以震撼,细读给人以启迪,再品给人以回味。
——谢琳

李庚的画给人以宏大的观感,笔的力度如音响一样逼人入其境,山也动水也在流,使人想到东方流派,在小小的纸上总是布满岩石,繁林茂树,水流涌出,这就是李庚喜欢的山水画。不管怎么小的画,也存在着空间的妙意。他的绘画透过纸通往宇宙。
——水上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