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本心

圣经《创世纪》说,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人鼻孔里,于是,人就成了有灵的活魂。这个灵魂,就是与我们生命同在的本心。它是我们每个人内在精神的一种渴望,是发动我们精神性渴望和追求的那个核心。

艺术的存在,是要给予人类心灵的意义。这个给予,需要给予者在不断觉知的前提下产生。

赵浥,一个不凡的女子!她为了追求心中的梦想,听从本心的召唤,果敢辞去优裕的税务公职,选择了一条在中国超前、孤寂而又艰辛的装置艺术之路,行走在艺术的悬崖边上。

十多年来,她以自己顽强的韧性、卓越的创造力;以她始终活跃着鲜活生命力的思想,在本心的路上不断开悟着智慧,从一个自我,走向另一个更深更高的自我。她的作品单纯,丰富,深邃,大气。每一件,又都散发着源自心灵的纯美。透过千丝万缕的纤维,穿过层层迭迭的烟岚,我们看到了一个混沌初开的世界。这个世界气化氤氲,流衍互润;万物含生,浩荡不竭。其境如雪涤凡响,棣通太音。在这个世界里,本心无所束缚,无所滞碍,与万物相与优游,契合无间。

宇宙是差别相因的集合。宇宙的创造伟力,提倡胸次悠然,浑然与宇宙同体的境界。温和的、无限的创造精神,是宇宙的本体。能与宇宙、与本心同体,这种艺术,便会在时空中永恒。

太和,是天地真元之气。真元之气涵括天地之中,从一己之心流出,归复太和,也就归于人之本心。

艺术得创化之元,就会自置高格,臻于极境。


刘悦笛

(国际美学协会执委、中国社科院美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