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吸

文/贾廷峰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西安,这座孕育了中华数千年古老文明的城市,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基石如其厚实的城墙一般令人难以摆脱,而蔡小华便是出生于这片土地。和更多依靠文化底蕴惰性生长的传统艺术家(长安画派、黄土画派)不同的是,外表木讷内心孤傲的他更像一位独行的勇士,毅然舍弃了其艺术世家的良好出身,单纯听从灵魂的驱使,决绝地只身扛起艺术反叛的大旗,走上一条与“西安模式”全然不同的孤寂艺术之旅,而这一走,已是30年。

驱车驶过辽阔广袤的西北原野,穿梭于高大的白桦林驰向小华工作室的时候,内心宁静愉悦中又总会夹杂一点忧伤感怀。只有真正置身于这片苍茫悲怆的西北黄土之上,才能深刻理解小华的不易,我始终惊奇的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支撑他穿越这又高又厚的城墙,以一种无与伦比的霸悍雄风猛烈撞击高悬于顶的钟楼,发出如此震聩人心的沉鸣。

艺术的本能呈现出来的厌恶和喜好,激情和平淡在每时每刻进行拉锯。挣扎、抵抗、律动,这种看似永无尽头无始无终的打磨只是蔡小华将艺术作为宗教的一种苦修,它不依附于任何观念、主义、表现,消解动机只是本能地工作,就像修行人的日课,这种源于自发自启、出离精进的高度自觉自律深入到蔡小华的骨髓深处,以不断战胜挫败征服怠惰甚至恐惧而获得欢喜。他无比专注,心无旁骛地安住当下,呼、吸,吸、呼,入息、出息,这种呼吸的温柔流动,敏锐的觉知当下所发生的一切,让每一时刻都如实呈现,从不附加别的。仅仅观照,仅仅呼吸,体现寂静的感受。极其耐心的面对画面,橙色、黄色、深灰、翠绿、浅灰……一下子许许多多现实里从未有过的鲜亮,优雅微妙的颜色在他的手中一一诞生,自然般美妙神奇。

黑格尔说:东方人更强调的是在一切现象里观照太一实体和抛弃主观自我。主体通过抛弃自我,意识就能伸展到无限宽阔。通过摆脱尘世有限事物才能得获安全自由,才能达到自己消融在一切高尚优美事物之中的福慧境界。无疑蔡小华通过自己的艺术实践,无意识地达到了物我合一,物我俱忘,广大空旷之境地。他的画面所呈现出来的是心灵中的一种空寂感受,含蓄自然,简洁诗性,清奇和谐而澄明清远,言有尽而意无穷,那无尽的绿,蔚蓝的海,深醉的红……

通过对外界事物的观照和深刻体验,使内心世界与物象融为一体,让美的情感与美的物象悄然结合,此时此刻视觉触觉完全混沌,本质与现象完全消弭,剩下的只能是直觉体验,瞬间顿悟的玄妙之感。画中有我,我中有画,无迹可求,从而一步步达到心灵的大愉悦,充分解脱之后的超然与旷达。故其妙处透彻玲珑,呈现出一片凝练温润、寂静之美。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向生命的本质靠拢,他引领我们在无垠的艺术海洋里驰骋,却发现生活是那样简单,而人类最大的智慧莫过于简单。

当我们无数次地追问我是谁,这画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在蔡小华赋予给观者的世界中只剩下我(本心)对物(外界事物)的直觉观照。通过“我”的清净本性与染上“我”之情感色彩的大千世界的往复交流,在渐修中顿悟,觉知生命的本真意义。通过小华的笔触,透过画面的引领,最后发现“我”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