酣畅纵狂泼意中

文/夏可君

王西洲的泼墨大写意绘画,以酣畅沉雄的笔触,面对现代性纷纭杂沓的搅扰,承继晚明陈洪绶的怪诞恣意,以及任伯年线条的韧劲士气,以幽默夸张的神韵消解时代的焦虑,余留了古代文人坦率超脱的气度。内在精神的表达上,画面人物保持在独自潜修的自我超然之中,沉吟中保持了诗意的念想。以佛教的悲智为底蕴,在禅定的自持与面对世俗的淡定之中,人物形象拙朴而浑古。在王西洲的画面上,古代文人的精神世界焕发出新的勃勃生机。

王西洲对墨法灵韵的把握,承继长安画派对墨色层次的现代处理,尤其强化晚明徐渭以来于涂抹恣肆的晕化效果,让墨色在灰度与空白之间,有着色觉上的丰富层次。而且大胆运用红色,以惊人的色彩对比以及墨的浓淡变化打开画面空间,尤其在人物塑造上以留白来建构人物的内在气魄,这魂魄的余气在墨色的空隙中流动,演绎出墨块之间的节奏变化,人物在生动的姿态中获得了神韵。而在线条上,从造型的精确,到线条的野逸,保持波折与圆劲的张力,书写出当下文人的现代操守,笔下郑板桥式的竹叶,其精神更富有穿透力。作为长安画派的传承人,王西洲的绘画建构了一个新的文人美学的象征形式,开拓了传统泼墨大写意新的发展出路。


王西洲的人物画在看似有些笨拙,实则酣畅的线条贯穿于又黑又亮的墨团团中,或急或缓,或轻或重,恣意纵狂而不失法度,憨态可掬而不失率真。充分彰显了王西洲鲜活的生命状态和对艺术的执着追求。是继南宋梁楷,当今画坛李世南之后中国为数不多的泼墨大写意人物画家。——贾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