溟   濛
文/苏传敏

虽无形无状却可清晰地感受,虽无色无味却可细细地品尝,这是人的情感世界;虽丝丝入扣却又恍惚不辨,虽博大无际却又在咫尺之间,这是人的意识领地。情感世界,意识领地,因其无状无形,因其恍惚不辨而谓之“溟濛”。但两者在感受、感知上的具体和真切,又使“溟濛”伴随“清晰”同在。清晰而“溟濛”——矛盾且共存着。丁寺钟的水彩画所表现的就是这种清晰的“溟濛”。其作品细看似是而非,整体清晰浓烈。正像人的心理世界,“溟濛”而又清晰!
历史是悠远的,其悠远毫无尽头;
精神是无限的,其思绪毫无尽头;
水与彩的纠缠、扩散、延伸、雾化,紧追着历史的悠远,紧跟那思绪的无限,它的表现性也随之无限。“溟濛”是神秘的,似有似无;“溟濛”是博大的,任意驰骋。不管是历史的“溟濛”,精神、情感的“溟濛”,还是水彩的“溟濛”,她们都是诗意的、无尽的“溟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