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之间
——邵大箴

读丁寺钟的水彩画是一种享受,这种享受既是形式美感的,也是艺术哲理的。在艺术作品的阅读中,这两种享受相互交织在一起,彼此难以分割,因为艺术创造中的形式美感的后面,往往有艺术家哲理性的思考,即使追求纯形式美感的艺术也不例外。不过,丁寺钟不是追求纯形式美感的艺术家,他的作品饱含着来自客观自然的勃勃生机。
中国的水彩画从西方引进,受英国水彩的影响很大。但中国人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具有的悠久文化艺术传统积累,经过不断的实践,逐渐赋予这一西洋画种以新的特色。而使中国水彩画发出耀眼光辉的,是中国传统美学体系中写意观念在实践中的探索成果。由写意理论申引出来“意象说”是中国传统的美学思想,也为现代各国艺术家们所关注、所实践。它深刻地反映了艺术创作与欣赏的一些原理,反映了艺术家主体与自然客体、与创造对象、与受众的某些辩证关系。一切艺术创造本身,都免不了包含意象的成分,而“意象说”则是艺术家们为了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性所做的一种自觉追求。丁寺钟是在意象创造上有杰出表现的艺术家。
丁寺钟像许多当代艺术家一样,是从写实—具像的路子走上画坛的,他早期偏于写实的水彩画颇有个性特色,颇有情致和神韵,受到画界的好评。但他不满足于此,逐渐吸纳抽象因素,摆脱客观物象的束缚,转而更注重写感觉、写印象、写记忆、写情绪,走向意象创造。水彩画创新的途径宽阔,写实水彩画只要有意境,自有发展的空间,不能说水彩画的唯一前途是走向抽象。丁寺钟的新探索决不意味他对写实—具像表现方法的鄙弃,只是他在对自然、对现实体验和思考的过程中产生的内心感情、内心体验和内心冲动,驱使他做出新的尝试。此外,他新的创作欲望之所以产生,还由于他对艺术现代感的理解和他传统水墨的迷恋。水彩,就其表现性能来说,最接近水墨。掌握水的性能,把握水与墨、水与彩调和的关系,机智地掌握其中的“度”,是水墨、水彩画家的基本功。在熟练掌握水彩画技艺的过程中,善于探究艺术奥秘和自然界奥秘的丁寺钟,自然而然地会把目光转向传统水墨,在坚持水彩特性的基础上从写意水墨中吸收营养;与此同时,他关注西方现代艺术潮流,并有所借鉴。实践经验的积累,视野的开阔,见识的增长,修养的提高,在他的创作中不断有所体现,形成他艺术的新面貌。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丁寺钟在水彩艺术上的创新中没有矫情和造作,没有雕琢的痕迹。他将传统中国画奌擦皴染的“笔墨”功力与西画的块面造型及构成法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用来真实地吐露自己的感情。他凭自己的技巧,更凭自己的悟性处理画面,语言似行云流水。他的近乎抽象的意象水彩画也与西方的许多抽象画不同,有东方的、中国的情韵,有激越不失沉稳、犷放不失严谨的气度。很有意思的是,他的早期偏向写实的水彩画与他近几年来较为抽象的创作,虽然表现手法迥异,但精神趋向却一脉相承:追求一种境界,那是他心灵与自然交融的一种诗的境界。
对艺术家来说,两种品质最为可贵,一是创造性的思维,二是诚实的劳动态度。在丁寺钟身上这两者都具备。因此,我们不仅看重他现有的创造成果,而且还满怀信心地期待着他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