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与回归
         ——贾廷峰

生命的无常,致使人们颠沛辗转、入世出世,一次又一次地淬炼和磨挫,使得一颗原本未经琢磨坚硬的心变得如同钻石般美丽而富有光芒。
王秋人从最初的出发于传统,到八十年代背离常道纵身前卫艺术,直到现在的回归“传统”,途经多舛,一种苦行僧式的执着与孤独总与之随行。
在这个轮回过程的不断自省中,秋人对其个体的内在精神进行了一次洗礼与升腾,重返起点,已完成了一次质的蜕变,在这日复一日的艺术修行中,由渐悟完成了顿悟。
艺术是秋人的宗教,宗教是秋人的精神驱动。他以佛心澄游山水, 他以山水吟颂佛声。
其作品颇具宋人山水的堂皇之气,磅礴练达、肃穆崇高,厚重、坚固而内敛,有一股穿越历史和时空的永恒,这种体量的真实,来自艺术家对现世深刻的忧虑,旨在喧嚣物欲的当下,建造一个“乌托邦”式的灵魂安放处,以“秋人图式”将我们带离世俗时空,去寻求内心体验的安宁,获得一处无上清凉境。
他的回归正是因为他的出走。